Bookmark and Share
紅豆遊小說_ 夏日新鈴第四章冰寫樓寒
(Publish Date: 2010-7-6 5:36am, Total Visits: 937,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7)

 

 

 

 

 

第四章    冰寫樓寒


冰雪寫寒樓 室外不熱

室內熱驣驣 從殺氣升起的同時


水無垢正用右手的食指輕輕敲觸著牆壁、全神的研究著牆壁。彷彿牆壁就是他的情人。

夏日新鈴剛剛把守衛大大的衣服穿好,完全套在自己原先衣服上面。並已經著手開始在套頭巾。

秦絲絲依舊美美的斜倚著,霸住了門不放。

頭頂上有一個天窗。

天窗三呎見方大,輸送著光源並促使空氣暢流。

小矮屋說小其實也大,祇是因為它建在大樓房的背面,就像一個超級巨無霸後面緊俟著的小矮人。

所以容易被疏忽和看不見。

更被矮化的稱小。

縷縷殺氣有若浮魂遊絲四面八方籠罩。

瞧瞧東、西、南、北、上、下、左、右、前、後十方位…

再笨的人也知道這時候最好破天窗而逃。

可惜秦絲絲不是傻瓜,這麼簡單的事,水無垢知道,夏日新鈴解得,秦絲絲當然懂。

秦絲絲是千毒門創立百年來最聰明的宮主,所以天窗現在被一隻纖細柔如白玉的手悄悄掀起。

接著再來一隻同樣美麗的手,持著竹竿兒,將天窗撐起。

「喲!可惜沒辦法走上頭,會被蓋火鍋的。」秦絲絲笑起來真的很媚。

「哎呀呀!想法一致。真聰明!」水無垢拍手叫好。

如果秦絲絲很媚,水無垢這是什麼心態,是不是在現媚。

「真恨人!這世界怎的這樣的?連嘆息都來不及…要死的頭巾,還這麼大?真累人!」夏日新鈴啐啐唸,並努力的勒緊頭巾。

現在夏日新鈴的心中,全世界的事,都沒有比眼前把這條頭巾勒好更重要的事。

有一個女人就坐在撐起的天窗上,水無垢現在只要一抬頭就能看到裙子底下那段風光。

若白藕般的小腿,踢舞翻飛的內裙襬。很富浪漫的美,如果有杯小酒,一定可以吟上多首激情的小詩。

「想看多一點嗎?」秦絲絲還在笑。

夏日新鈴心裡想『奇怪!秦絲絲這個人怎麼可以笑那麼久,一點也不怕笑歪了嘴巴』。心裡這麼想,嘴巴卻不這樣說。

「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嘛!」夏日新鈴也在笑,祇是笑得很假。

「不啦!致命的吸引力。」水無垢也笑了,笑得很莫奈何。

水無垢很清楚善妒的秦絲絲身邊,基本上就容不下美女。天窗上的女人,就算腿很漂亮,想必也沒有什麼好容顏。

兩條腿在裙底下盪來盪去,真的會分散天窗下邊~人的視線。

「美美潤潤的腿在視線所及的地方盪,我還真的深受影響。」水無垢不由得苦笑。

「麼壽喲!是身受影響吧!」夏日新鈴吚耶著水無垢。

「反正不管怎麼樣,基本上你就是認定我是隻大色狼吧!」水無垢掉轉頭,笑笑的喵了一眼夏日新鈴。

「你最好連口水都掉下來會更像。」夏日新鈴惡狠狠的白著水無垢。

「喔~呵呵呵~」秦絲絲放大音調,誇張的笑了。

水無垢和夏日新鈴同時正眼的看著秦絲絲。

「~呵呵呵~你們這樣真可愛!我已經有好多年沒有感受到這種氣氛。」秦絲絲很愉快的解釋著。

「真的?」夏日新鈴不信。

「嗯!真的!」秦絲絲像個小女生點頭。

「多少年?」夏日新鈴問。

「多少年?」秦絲絲很認真想。

短短的幾秒裡,迷惘由秦絲絲美麗的眼睛掠過。

就有那一絲絲的痛刺著秦絲絲的心。

「想不起來…在遙遠的~那個年代….我?曾經?似乎?有過?這滋味兒….」秦絲絲不確定的沉疑著。

甜蜜、濃濃的香醇、迷惘、痛楚、混濁的情緒,曾經有過那麼的__想不起來。

「胸口的東西呼之欲出…有種愛?也有股恨的情緒,常常醞釀著…蠢蠢欲動___」秦絲絲陷入一種沉思,美麗的臉上夾雜著愛與哀愁。

水無垢、夏日新鈴、秦絲絲不知道為什麼相遇成仇?

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卻能像朋友般的打開記憶的盒子,談著塵封往事。

人的相逢相遇,本就無定律。

相逢即緣起

相聚就緣續

相惡是緣滅

當生命最終時

誰來最後一個輕輕的握住你的手?

誰來下最終的定語___

誰來做最後的承諾?

水無垢和夏日新鈴兩人同時發覺,美麗的秦絲絲在現在和以前的中間,有段『失憶記』。

 

夏日晚風

涼涼的吹

這裡也有一ㄊㄨㄚ敘舊的人。

七王爺和水噴泉是老相識。

兩千九百一十一個日子前的午後,七王爺去『年踢踢』國相親,武林四大世家接受年焍焍公主的請託,沿途設置護哨。

水噴泉就是當年北之水府的代表。

「真懷念那一年的那一天,我遇到了她__」話沒有說完,水噴泉的淚就像噴泉由臉上七孔直噴而出。

水噴泉將水府的獨門武技『操控水的功夫』完全表現在哭勁上。

「好懷念的哭法。」七王爺裂著嘴笑,看著傻了眼,似乎極度欣賞。

水噴泉一旦哭起來,就要哭到痛快,可不管誰的怎麼想,故而依然還是淚湧如泉。

過半響…. 七王爺看膩了。

「雖然我也想哭,可是更想喝酒。」七王爺覺得看水噴泉哭,基本上就是一種至高無上的享受。

所以每一次兩人相聚,七王爺就任水噴泉哭,等到自己看夠了再…

「咪咪威!」七王爺輕輕唸。

『咪咪威!』三個字就像一道靈符,馬上封印住水噴泉的淚線。

水噴泉非但停住哭,更以肉眼不易看清的速度,將掉到半途的眼淚快速回收。

「呵!先喝口潤喉酒!」七王爺舉著酒甕對口就喝。

「哇!果然不錯!哭過後的第一口酒最好喝。」水噴泉用手背拭去酒漬。

兩人坐在『大月圓』後山下杉樹林的枝頭上,各抱各的酒甕。

風搖枝頭動。

兩人身形也隨風搖曳時而上下、時而左右擺動不定。

大口大口的各喝各的酒

酒是各自從個人家裡帶出來的

也不知道是從哪一年開始,祇記得那一天_
_
鬱卒的七王爺抱著一大罈酒離家出走,最遠也祇走到自家產業『大月圓』的後山杉樹林;失意的水噴泉也抱著那麼一大罈酒想在杉林下獨個兒喝悶酒。

想獨個兒擁抱孤獨滋味的兩人,都嫌棄對方的打擾,於是愈爬愈高,由樹根底喝到林稍頭。

在樹梢上灌酒,醉倒掉臥樹根底,醒時自個兒滾回去。

喝了幾年竟也開口說話,變成好酒友。並習慣分享彼此的秘密。

「你今天有心事。」水噴泉說。

「哼!」七王爺從鼻孔出氣。

彼此看也不看對方一眼;又各自灌了一口酒。

「你今天來辦事的。」七王爺咪著眼說。

「嗯?」水噴泉不願意正面作答。

雙方沉默__過了半刻。

「你今天喝的酒不對。」水噴泉指著七王爺說。

「你才喝錯酒。」七王爺也指著水噴泉說。

兩人又各說著互不搭調的話。

「你在想女孩,所以喝花酒。」水噴泉說七王爺。

「你有事待辦,所以喝茶酒。」七王爺回水噴泉。

「現在年輕人的愛情….」水噴泉搖頭不說了。

「我才不要當年輕老頭。」七王爺若有所指,很快截住水噴泉的話。

「啊!年輕老頭?你是說我….真是鬱卒啊~鬱卒~」水噴泉眼淚如大水般噴出。

「唉!『咪咪威』!」這時候七王爺可沒有心情再看水噴泉哭。

咪咪威是水噴泉看對眼的愛人,可惜就算水噴泉思慕咪咪威多年,竟然還沒打定主義賣命去追。

但是水噴泉只要聽到咪咪威的名字,就會馬上非常鎮定。

「超級大笨蛋!」七王爺正眼看了一眼水噴泉,口中雖是罵,但眼神卻是…..

「對!我算是超級大笨蛋!不過還比一顆超級『糜爛蛋』強。」水噴泉話是這樣說,但看得出來關心七王爺的成分大於笑罵。

「其實我這一次是認真的。」七王爺說。

「那一個胖女孩?」水噴泉笑起來有兩個酒窩,聽說好喝酒的人,多了兩個酒窩就更會裝酒了。

「她就是胖才可愛。」七王爺認真的說。

「哼呵!」也不知道水噴泉是要哼還是呵。

不過七王爺不在乎。

「這一次我發誓!我是認真的!」七王爺說。

「認真?告訴我哪一次你不認真?不過這一點倒也不錯!要就是要。哼哼!勇於說要!」水噴泉說。

「真的?」七王爺睜大眼問。

「真的!」水噴泉答得正格。

「謝謝你!我也該走了!」老友都這麼說,七王爺笑笑,滿意的抱著酒甕站起來。

月亮光光照著七王爺金黃色的絲袍,風吹『ㄆㄚ!』的,捲起長衫下襬,衣角隨風高高捲起。

七王爺站在樹梢不動。

「今夜不醉?」水噴泉問。

「不了!不打擾你辦事。」七王爺說完,飄飄如落葉的飛身下了樹。

「你這一手好功夫,保證沒有幾個人看到。」水噴泉真心的誇獎著。

「是麼!我也這麼覺得。」七王爺走了幾步駐足喝了一口酒,回頭說「小心點!別把我的地道拆爛了,光是維修就很費事的!」

水噴泉斜眼看了一眼七王爺。

「來不急了,又不是我做的主。再說_反正你有錢又有閒,沒事替你找些事兒做也算是讓你運動、運動,活絡一下筋骨,積積功德…..」水噴泉懶懶的回話。「人還真的不可貌相,這個人終日都在扮豬吃老虎。秦絲絲看到的七王爺是老虎?還是豬…嗯?哼哼哼!」。

 


秦絲絲的臉上是哀怨的、美麗的,眼睛還是迷惘的;但是身上一股濃濃的殺氣也隨之擴散著。

就算水無垢身經百戰,也很少看到一個人能像秦絲絲這樣,思想與行動做極端兩極化。

所以水無垢與夏日新鈴一面聽著秦絲絲傾吐的哀愁,兩人臉上也表現出同等的哀傷;但渾身上下也同樣的緊繃,沒有一個毛細孔是鬆散掉的。

就在秦絲絲大而深墜的眼睛泛出第一道淚光,秦絲絲的雙手也上揚,寬寬的金黃薄絲袖子滑落,終日裡藏在袖裡內的纖纖玉指露了出來。

還來不及稱讚秦絲絲的手兒有多好看,適度修整的指甲保養得有多亮、多美。秦絲絲的指甲就已經爆長。

就像光速,連捕捉都還不及。秦絲絲指甲已經長到可以戳破水無垢與夏日新鈴的腸肚。

更令人驚駭的是隨著秦絲絲指甲的爆長噴煙,室內霎時瀰漫著一股粉紅腥濁氣霧。

秦絲絲十隻指甲變成十隻閃亮堅硬的鋼鑽爪子。

秦絲絲一雙手一連輕拍二十一次,就像狂波推巨浪。

狂起狂落的鋼鑽爪子一波波佈滿小屋,水無垢與夏日新鈴全身上下,瞬間都被籠罩在秦絲絲的魔爪下。

現在秦絲絲就憑一雙手,掌控著整個小室、似乎也掌控著水無垢與夏日新鈴的生與死。

連害怕都來不及。

水無垢早就大大的吸住一口氣,並飛快反身正面雙手環緊夏日新鈴的上半身,鼻子碰鼻子,嘴唇相吸,雙腿則緊夾夏日新鈴的兩隻腳。

也是用呼吸般的短時間,水無垢抱住夏日新鈴,硬是把夏日新鈴緊緊的塞在自己的身子裡頭。

接著水無垢整個背緊縮向前彎躬,瞬間衣服隨著身體發出的氣膨脹壓縮,而出現一塊塊立體浮雕紋花。

水無垢在自己與秦絲絲無堅不催的毒鋼爪下佈起一道與外界氣流完全隔絕的防護層。

水無垢彎曲的身體幻化成龜殼狀,而夏日新鈴則變成被龜殼保護下的肉體;秦絲絲的粉紅毒霧與漫天似海急湧而至的鋼爪就停在水無垢所佈置的龜殼一吋外圈做圓弧形的猛撞迴轉。

氣流打轉形成漩渦,隨著漩渦越轉越凶越猛,水無垢與夏日新鈴所築成的龜體防禦罩被捲在漩渦的中心點也越陷越深。

雖然秦絲絲的鋼爪漩海一再的強攻猛打;水無垢與夏日新鈴的合成龜體也真的陷入漩渦的中心點,但是秦絲絲就是無法攻破龜體外那薄薄的一吋透明防禦罩。

「『龜息醒兔』北之水府的救命絕招?」秦絲絲似乎懂了,楞了一下。

就在秦絲絲楞了那麼一下下的瞬息,動作也略為遲緩的那一小小剎那….凶猛的漩渦初次出現一個較弱的點,;旋轉中的水無垢抱著夏日新鈴就這麼的借重漩渦的力量,由缺口甩出。

兩人如弓似箭的對準屋子右上斜角頂端射過去。

更令秦絲絲噴鼻血的是隨著水無垢與夏日新鈴身體急速所投射而去的方向,竟然出現一個缺口。

一個兩人身體投射進去,大小剛好合適的缺口。

秦絲絲眼睜睜的看著水無垢與夏日新鈴的身體消失在那個缺口內的大黑洞裡。

當水無垢與夏日新鈴一進入那個缺口,自動打開的角門又再度自動併合。

角門與水無垢雙面的速度快得恰恰好,不留任何痕跡。

煮熟的鴨子飛上天,秦絲絲氣得真想罵髒話。

以水無垢與夏日新鈴一開始所佔的方位,秦絲絲預估水無垢會選擇破牆、夏日新鈴應該會穿天窗而逃。

所以聰明的秦絲絲設計了一個『甕中捉龜』,不讓他倆有任何喘息甚至逃走的機會。

氣死人的是水無垢與夏日新鈴竟然會合作『龜息醒兔』這一招,真真出乎秦絲絲的預料之外。

秦絲絲把長長的爪子縮回來,玉手漂亮如昔,室內又回復原本她剛進來時的寧靜,景象依舊,只是走了水無垢與夏日新鈴。

亮麗的秦絲絲真想吐血。

其實以秦絲絲的功力,也可以掀開屋頂打爛整個屋子,甚至炸了『冰雪樓』。

但是她沒有這樣做,或許她有她的盤算。

所以秦絲絲也消失在小屋子裡。

 

剛才的一陣震動,觸發了『冰雪樓』的防護警衛系統。

『冰雪樓』本身就是鑿山建築,整座樓置於高山的肚子內的正中央,樓頂上的山又鑿著有著天空的洞,叫空洞。

坐在樓頂抬頭望空洞,依然可見星星、月亮、太陽。

樓的周圍有廣闊的空間,空間的正面是『冰雪樓』;另一接觸面則是光亮如鏡的岩壁。

岩壁是用巨石砌成。

巨石的另一個看不見的面才是真正『冰雪樓』的精華。

『冰雪樓』的可怕就存在那裡。

在巨石的背面,山又被挖成大山溝。一條沿山型而延伸圓弧的保護『冰雪樓』的護樓山溝。

護樓山溝依山而築鷹架,層層鷹架卡住層層巨石的另一個看不見的面。

每塊巨石內部崁著一個隱形的小門和一個隱藏住的火器孔,如果不靠近仔細瞧根本就看不見。

由護樓山溝內面栓住的小門現已悄悄的被打開,小門裡有一對眼睛、小洞則是上了膛的火器。

上百對的眼珠,上百隻的火器沿著岩壁圓牆交織成環狀搜尋。以如此的火力如果全開,可以殺掉任何一隻沒有領到通行證照,而偷偷潛入的小螞蟻。

盯著『冰雪樓』防衛系統正在展開搜尋。

 

夏日新鈴與水無垢自從啟動『冰雪樓』往外界的『王道緊急求生按鈕』自動投入『救急求生跑道』後,就一直處在暗黑中快速滑墜。

『唰!唰!唰!』的沿暗道滾動,碰上彎處還會自動彈跳翻轉拐灣繼續滑行。

水無垢緊緊抱住夏日新鈴兩人合成一粒特大號的『滾肉球』。

現在夏日新鈴終於知道為什麼水無垢要他換衣服。

因為這套衣服是專為這個『滾肉球』隧道設計的,換句話說這套大大的小醜裝,也就是這個隧道的『通行證』。

原來『冰雪樓』侍女與警衛衣服的布料在快速滑行和地道岩壁長時間摩擦下,非但一點也不生熱,而且更絕的是與隧道的滑溜速度相吻合,在彎角處配合著奇妙滑溜打轉功能。

對於能進入這個『救急求生跑道』本身就很難;更難的是一定要擁有這件『衣服通行證』,不然也會卡在隧道內,死得很難看。

就憑這一點,夏日新鈴現在也已經開始有點瞧得起水無垢了。

夏日新鈴現在甚至已將水無垢升級,覺得水無垢不是普通的大色狼,而是比大色狼更糟糕的高級特大號大色狼。

是不是每一個被水無垢緊摟著的人都是這樣認為?怕只怕祇有當事人最清楚。

不管夏日新鈴怎麼想,都可以。

因為基本上人生而有「思想上的自由」。

 

三更已過、四更快步走、五更卻來個珊珊來遲…..

水噴泉真想衝上山頭看日出。

就在這個時候….
.
『ㄎㄛ!』

『大月圓』後山腰開了一個洞,一團『滾肉球』就像垃圾一樣被傾倒出來。

『碰!』

『滾肉球』連滾幾圈,被大杉樹擋了住。

『ㄆ一ㄚ!』

衝擊力道還真的大,水無垢與夏日新鈴被震得分開來,一個飛掛樹上,一個十字橫躺假死在樹幹下。

「你好!早啊!」水噴泉掛著笑同時很有禮貌的對著樹枝上的空中飛人和樹幹下的假死人打招呼。

「ㄛ~有什麼好早的,連早餐都沒有。」被彈掛在樹枝上,夏日新鈴的腦袋似乎還在轉,嘔得一點兒也不想動。

「早起的鳥兒被蟲吃了?」水噴泉笑著說。

「今天天氣不好,不是遇上色狼就是酒鬼….」夏日新鈴舉袖,遮住透射過樹梢的陽光。

陽光刺眼,使剛由暗黑通道滾出來的夏日新鈴不舒服、火氣旺。

「看來今天這個人少揹點錢,多揹點火氣。」水噴泉直指夏日新鈴說。

以往水噴泉看到的夏日新鈴,幾乎都是打扮得光光鮮鮮、挺著白長衫配長劍、揹著大把大把的銀子清閒得很。
哪曾看過這等狼狽相。

夏日新鈴依然高掛枝頭,乾脆歪著身子轉過頭,不理不踩也不說話。

不過身材屬於瘦小的夏日新鈴穿這大大的警衛服,也夠爆笑可愛。

「怎麼?現代的色鬼都是女的?」水噴泉再看水無垢。

知道水噴泉衝著自己而來,水無垢再也沒有辦法裝死。

現在身上還是穿著先前那一套白色使女服飾,做女裝打扮。

真的有被欺負的感覺,無可奈何的水無垢只好雙手一攤。

祇是經過這一大段路的又翻又滾,水無垢白色的衣服已經變成又是灰、又是土黃的雜色。

水噴泉看得想笑又忍住不笑。

「要笑就盡量笑吧!免得虐待自己。」雙手一攤的水無垢,一付不在乎看得開的模樣。

「一點也不好笑!」夏日新鈴則狠狠的白了水噴泉一眼。

「好!好!好個不好笑…嗚~~~」說不好笑換臉即哭。水噴泉一點也不含糊,眼淚瞬間噴得像水柱噴泉。

「現在我可以考慮用你的眼淚洗臉。」不知道是讚美還是感慨,水無垢看著水噴泉那如山泉般傾倒而出的眼淚,眼睛爆發出愛用者的火花。

「那包準你會長出滿臉豆花。」夏日新鈴皺眉裂嘴用一付哭也不得笑也不得的模樣看著噴泉水柱。

不再看水噴泉的哭相,就要趕快喊停,這幾乎變成任何人與水噴泉往來的公開規矩。

「咪咪威!」

水無垢幾乎與夏日新鈴叫的速度一樣快;同樣的水噴泉回收眼淚的速度也快到令人發恨。

武林大家北之水府的帳房有內外之分,水噴泉專司本家的查帳是隸屬於內帳房;夏日新鈴則專管分家的支出帳叫外帳房。故而這兩人互動關係非常密切。也形成這兩人有很深的好交情。

「哪一天不管你,就讓你哭死算了!」夏日新鈴恨恨的說。

「好!那我就哭死算了!」當水噴泉的眼淚又噴出來時。

『咪咪威!』「唉!你該不會為了哭來這裡?」再也沒有理由裝死,水無垢站了起來,拍拍衣裳對著水噴泉問。

『咪咪威!』真的是水噴泉至高無上的止哭劑,水噴泉愛咪咪威愛到不行了。況且水噴泉又堅持男人不該給心愛的人哭臉看,所以哭功一流的水噴泉就算祇聽到咪咪威的名字,也能馬上止哭。

「真的被你打敗了,想一個男人能如此的鍾愛一個女人….」夏日新鈴一邊搖頭一邊碎碎唸。

「當然不!我老人家可是很忙的!」不管夏日新鈴怎麼說,水噴泉還是擺了一個帥哥的姿勢。

其實水噴泉是很帥的,高高的個子,瀟灑的風味,不管哭和笑都能吸引他人駐足的眼光,是屬於標準迷死人的那一型。

「既然那麼忙又幹什麼來的?」夏日新鈴給了水噴泉一個白眼。

除非有重要的事情,通常本家的人不會輕易出現在分家人的面前。更何況像水噴泉這等重量級人物。

「我是來宣告夏日新鈴外圍的考試結束。」水噴泉笑著。

「啊!考試結束?我不是才剛報名?」夏日新鈴吃驚。

「不不不….水家衣衛的考試是_只要接受某個人的報名,相對的也就是宣佈那個人的考試已經正式開始。」水無垢插嘴說。

「啊!好奸詐!你怎麼不告訴我。」夏日新鈴緊急由樹上跳下來,一把揪著水無垢的前襟,猛搖、猛抱怨。

被搖得像鐘擺,水無垢眼冒金星。

「天下哪有白吃的晚餐,不祇是你,就算十衣衛美邪神也被你拖累得同樣在接受試煉。」水無垢苦笑。

「ㄝ!為什麼?」夏日新鈴不解,以十衣衛美邪神在水家的身分地位那麼高,幹麻要接受什麼試煉。

「這還用說,既然那小子同意收你。當然要接受測試,看他夠不夠格當你的養成師傅。」水噴泉一本正經的說。

「你說的是真的?」夏日新鈴掉頭認真的看著水噴泉問。

「嗯!」水噴泉肯定的點頭。

「啊!慘了!我都不知道什麼審核的,我一定會被刷下來的啦!還連累別人,我真是個罪孽深重不可原諒的大罪人啊~~」夏日新鈴急的揪住水無垢衣襟的手拼命的上下猛扣,一邊還不忘哇哇叫。

水無垢這下成了標準的受災戶。

「恭喜你!嗚~啊~」恭喜別人高興時要哭,水噴泉的淚水如大雨直灑。

「咪咪威!」夏日新鈴趕緊放了水無垢,趕快治療水噴泉的風般的哭症。。

「恭喜你已經通過水衣衛的審核考。外部甄選結束,你入圍了,請你開始接受水衣衛內部的武鬥大賽。」哭不下去,水噴泉又換一張正經八百的臉說。

「真的?五老爺騙人!」夏日新鈴張大嘴巴,弄不清楚的詫異。

五老爺是對水噴泉的尊稱,水噴泉在水家十三位衣衛裡名列第五。是水家的五衣衛,也是現任水王_旦的麼弟。
「五~老~爺?啊~啊~嗚~果然我就知道~我已經這麼老了。」水噴泉的眼淚又噴出來。

「咪咪威!」連頭痛都來不及,刁鑽的夏日新鈴每次碰到死不要臉的水噴泉,總是特別沒輒。弄到最後,既不能一劍殺了他,又有點痛恨他,真想挑一塊豆腐自己一頭撞死算了。

「水家衣衛考試是從外圍先考起,找一件特別的事、挑一個夠份量的大人物挑戰,只要能活著,外圍考才算通過,接著就能回本家參加內部考試….」水噴泉解釋。

「我是還活著沒錯…可是我沒有挑戰過任何一個大人物呀?」夏日新鈴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脖子。
「秦絲絲夠不夠大?」水無垢笑著問。

「ㄝ!她?」夏日新鈴驚訝「我是剛從她那裡逃出來沒有錯…可是我並沒有挑戰她呀?」想到秦絲絲,夏日新鈴心有餘悸…頑皮的吐吐舌頭壓壓驚。

「沒錯!你能夠從秦絲絲手底下逃出來,就算合格了。」水噴泉說。

「秦絲絲?那是你找的!ㄨㄛˊ你好壞!原來你早就知道….」夏日新鈴轉過頭,用指頭『 ㄉㄨㄛ』『 ㄉㄨㄛ』『 ㄉㄨㄛ』的敲點著水無垢前額。

夏日新鈴每搓一下,水無垢的頭,就隨著夏日新鈴指頭搓動的起落而前後顫動搖擺。

「還敢說,那是你自己有夠遲鈍。」水無垢申辯。

「哇~~」水無垢的話讓夏日新鈴哇哇叫。

似乎水噴泉也很喜歡任由夏日新鈴笑鬧,而自己夾在中間看熱鬧。

「十衣衛的養護資格呢?」水無垢問水噴泉。

「過了!」水噴泉簡答。

 

未完...待續...呵呵呵~寫得不好偶老人家一面刊登一面不好意思~~但還是紅著臉請求大家再看第五章~~呵

 


[Total Users: 17]

I want to comment on it

1

Display: 1 - 6 of 6, Total Pages: 1

米米 : 5顆星~~~紅豆媽太強了~~~ (2010/7) [Reply]
紅豆遊: 不好意思啦~ 米米!呵呵呵呵呵呵!捧著五顆星真的太舒服了~~多謝多謝~~寶貝米米給的五顆星~~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ilmare747 : 小弟我欣賞下面這一段   "水無垢、夏日新鈴、秦絲絲不知道為什麼相遇成仇? 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卻能像朋友般的打開記憶的盒子,談著塵封往事。 人的相逢相遇,本就無定律。 相逢即緣起,   相聚就緣續;   相惡是緣滅,   當生命最終時。。   誰來最後一個輕輕的握住你的手? 誰來下最終的定語___ 誰來做最後的承諾?" 小弟我喜歡紅豆遊寫的這些話^__^ 紅豆遊的武俠小說,都會穿插這樣軟軟的話來^__^ 好! (2010/7) [Reply]
紅豆遊: 謝謝你~ilmare747~這一段偶老人家也真的寫了一點點時間...呵呵呵呵呵~~看到你提出來偶老人家還嚇了一跳~~有人喜歡偶的文字~~偶都會粉開心~~真的感謝你~~ilmare747 謝謝! (7/2010) [Reply]
stendhal : 咪咪威是水噴泉看對眼的愛人,可惜就算水噴泉思慕咪咪威多年,竟然還沒打定主義賣命去追..=..=這算是哪們子的愛?紅豆遊寫這樣。(═﹏═||| )。。 (2010/7)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 噗噗小師姐!世界上這麼多人,每一個人的感情表達方式真的不會完全相同~~這是偶老人家觀察得來的觀感喔~~真真不好意ㄙㄛ~~呵呵呵呵呵呵~~水噴泉是應該去追咪咪威的~~ 但是~~ 有一個原因使得水噴泉不會去追~~今天晚上~~偶老人家已經將水噴泉認識咪咪威哪一段漫畫(畫在飄月公主連載漫畫裡面)挑出來請優游描線上色完稿~~ 或許幾個月後會登上來~~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tigersugar : 小生我才是*^_^*~一直盯著竟然還是站票一張。。。。。 (2010/7) [Reply]
紅豆遊: 下次還請一定要來捧場喔~~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ilmare747: 哈哈哈~小生兄臺!你跟紅豆遊訂製的雞腿女孩是個胖女孩喔~^_____^ ~ (7/2010)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呵~因為偶老人家胖嘟嘟的~~ 所以不知不覺也將好吃的雞腿女孩寫得胖嘟嘟的啦~~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tigersugar: 七王爺和水噴泉是老相識,紅豆遊寫著~~o(  ̄ ▽ ̄)o~~ 兩千九百一十一個日子前的午后,七王爺去『年踢踢』國相親,武林四大世家接受年焍焍公主的請託,沿途設置護哨。 水噴泉就是當年北之水府的代表。 ~~o(  ̄ ▽ ̄)o~~ 兩千九百一十一個日子前的午后?小生我打開小算盤.....2911/365=7.975.....以四捨五入,大約是八年前 七王爺和水噴泉已經認識了八年了 ~~o(  ̄ ▽ ̄)o~~我很厲害~~o(  ̄ ▽ ̄)o~~哈哈哈~~o(  ̄ ▽ ̄)o~~紅豆遊~~o(  ̄ ▽ ̄)o~~我很厲害是不是~~o(  ̄ ▽ ̄)o~~ (7/2010)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tigersugar!看偶老人家的古裝武俠小說...竟然動用道具_電子計算機~~~~呵呵呵呵呵呵~可怕呵~~可怕!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幸福鳥 : 為啥一個不見的人會坐沙發捏~ 眼睜睜的坐到板凳 唉唉唉 (2010/7) [Reply]
紅豆遊: ㄛ~呵呵呵呵!鳥ㄦ吃到暗虧了~呵呵呵!小子的手腳一定長得比鳥ㄦ長~~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stendhal: 噗噗噗噗噗噗^__^ 來跟鳥ㄦ擠一下板凳^_____^ 鳥ㄦ放心,我也是瘦子,不會把你擠落下去^__^ 噗噗噗! (7/2010) [Reply]
hanfengye : 哈哈哈哈~不好意思了,我就慢慢的坐下来了。而且要好好的再看一遍。 (2010/7) [Reply]
紅豆遊: 小子你跑的快阿~~呵呵呵呵呵呵~~歡迎小子你再看一次~~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