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紅豆遊小說_ 夏日新鈴第五章關於美邪神
(Publish Date: 2010-7-10 12:59am, Total Visits: 803,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1)

 

 

第五章    關於美邪神


夏日炎炎白天好眠,睡了個大白天再硬的骨頭也有攤掉的可能,於是晚上就成了找個清涼有味的事兒-活動活動

筋骨的時候。

就這麼的水噴泉、水無垢伴著夏日新鈴在這個盛夏很不怕麻煩的__一天行路,三天吃、喝、玩、樂的打道回水

府。

午後甜點,一碗熬煮得恰恰好,鬆甜有味的冰鎮蓮子湯打開話筴子。

「現在正是蓮子盛產的季節,這時候吃蓮子正對味。」水無垢說。

「想不到除了水家的廚房,還有別的地方能做出這麼好吃的蓮子湯。真的好感動ㄛ!」水噴泉感動得要哭,但

是沒有哭,不然蓮子甜湯一定又多了分淚水的鹹濕味。

「現任水府衣衛的平均年齡都不大?」夏日新鈴說。

「嗯!因為老一輩的都戰死了!」水無垢說。

「十幾年前水府與『千毒門』的那一場戰役,水府本家老、中、青三代所有的好手幾乎都壯烈犧牲了。」水噴

泉把珊瑚調羹擱在水晶碗上。

說到感傷事,連蓮子湯也乏味。

「還好留了一個三朝元老一百多歲的水花爺爺輔佐水王重建水家。」水無垢有所哀傷有所欣慰的說。

「戰士最終的舞台還是戰場,前輩們算是死得其所。」夏日新鈴說。

「錯!一定要戰死的人是白痴」水噴泉堅決的說

「但貪生怕死的人是白吃。」水噴泉再說。

「水家衣衛不需要這兩種人」水噴泉又接著說。

「喔?既不求死又不求生;那當水衣衛可真難!」夏日新鈴祇能用聽呆了來形容。

「這是尺度問題!大將本身要有大將的素養風範,故而才有『千軍易得,一將難求』這句話。」水無垢答。

「水府的衣衛是為了保護水家幾十萬人產業、性命而甄選的超級戰將,所以十三衣衛也是水府的最重要精英。

」水無垢又說。

「而爭戰本就是玩命的事,雙方人馬一旦開打,就是賭上彼此的身家性命信譽,如果戰事進行到一半主將就戰

死,當下被領導的門眾勢必因心慌而導致更多人傷亡。」水無垢又說。

「所以動不動就賭上自己性命的人,不適任水衣衛如此領導級人物。」水無垢露出堅毅的眼神盯著夏日新鈴看

;盯著夏日新鈴一字一句仔細仔細的說。

「不能不怕死的是這樣,那怕死的又怎麼樣?」夏日新鈴再問。

「哼!怕死的人根本就沒有爭戰之心,就會老是想開溜;老是想開溜的人,一定也會吃敗戰。其結果也一樣會

賠上更多人的性命,這實在不只是一個『慘』字可以形容。」水無垢再解說。

「結論是~」夏日新鈴頓了一下…..想一想…..又說「可生又可死?嗯?智慧高一點…..」

「啊!依我看這樣辦就對~」夏日新鈴拍手笑。

水無垢與水噴泉伸長脖子「不解」。

「水府需要的是一群超猛的打鐵師傅。」夏日新鈴神秘的笑。

水無垢與水噴泉更伸長脖子「等待答案」。

「嘻~打造一尊智慧型的無敵鐵金剛啦~」夏日新鈴開心的叫。

 

沉長的夏日繼續,早上會有過那一點點涼、下午挾雜著悶氣,偶而會出現午後雷雨。

一票三人兩天一小玩四天一大樂五日一公休,六、七才上道….好不容易的將銀子花得差不多,才磨磨蹭蹭的到

達水府本家。

在即將進入水府的主要大道…

這時候~

水噴泉、水無垢同時停住,看著自己的腳,對夏日新鈴說話。

「我出門多日,府裡的人一定等得發暈….嘿嘿嘿!不好意思,我先趕回去覆命。」水噴泉雙手一拱,頭也不回

的走了。

「有這麼趕嗎?玩的時候怎麼都不覺得趕?」夏日新鈴望著水噴泉的背影,忍不住搖搖頭。

右邊的水噴泉走了:沒想到左邊的水無垢也對著自己的腳說話:

「我還有事,待會十樓見。」水無垢瀟灑長輯。

夏日新鈴連抱怨都來不及,水無垢回身也不見了。

「果然都是酒肉朋友!」夏日新鈴唸著

「就算要十樓見也不是那麼…容易?」夏日新鈴的心很不悅。

本來嘛!這個水府也真大,單祇是由大門進入要到達主樓,至少就得通過陷阱、戰鬥等兩個不同的水域,而主

樓又被九十九座可移動式的獨立水樓所包圍保護。

北之水府有九十九座水樓、十三個武功高強的衣衛。

九十九座水樓為護府樓閣,每一個樓閣有一位樓主,共計九十九位樓主。

十三個衣衛各自依數字,分任前十三樓的樓主。

所以十衣衛美邪神就住在第十座水樓。

夏日新鈴的養護人既是十衣衛美邪神,理所當然的到本家水府,就住進第十座水樓,也叫十樓。

這個夏日新鈴也曉得,祇是分家的夏日新鈴還未進本家大門,就知道本家水府大到要找個十樓也難。

跟以往不同,夏日新鈴這次回本家是來考衣衛的,所以沒有接應的人,也沒有替他畫地圖的人。

更差勁的是本家的水無垢與水噴泉通通跑掉了。

夏日新鈴現就站在水府的大門,望著眼前一片白茫茫的蒼水。

水府本家的人居住於水上,終日與水為伍。分家的人散佈外陸,是以陸地為據點,分家的人在水性上就比較吃

虧。基本上這是本家與分家的人截然不同的地方。

今日水衣衛的出缺,是因為第一少主水寒煙和首席衣衛水素衣離開水府所造成的。

怎麼去的缺,就由怎麼來的人補,這是常規。

當初水寒煙和水素衣離開水府就是從第九十九座水樓出發,經由『空中競技場』、『水上第一戰鬥場』、『水

上第二戰鬥場』、『逆水湖』到達現在自己所站的地方。

「少主水寒煙和首座水素衣是由這裡走出去的….」

夏日新鈴這樣自己告訴自己。

「ㄣ!所以我也要從這裡開始走進去~」

夏日新鈴決定了前進水府本家的路線。

「好!說走就走,不再停留。

夏日新鈴用自己的方法,前進『逆水湖』…


烈日放下金色的長髮

糾纏著湖中的水精靈

偏偏精靈怎恁又多情

灼傷自己替烈日輓髮

最後精靈終於沸騰了

捨棄自己幻化成蒸氣

攀附著金色的太陽飛


太陽直照無波的『逆水湖』,水上熱得冒泡。

『逆水湖』之為『逆水湖』是因為水面一尺假裝平靜;一尺下的水則是水流方向行逆轉,又暗藏翻捲凶猛的小

漩渦。

外來的船一進入『逆水湖』馬上被逆流退回來,如果再強行進入,不出幾尺,就會被絞成片片的小碎片。

所以『逆水湖』也是水府對外的第一道防禦線。

夏日新鈴是水家的人,所以熟知『逆水湖』的不好惹。

夏日新鈴解下繫在劍柄上的白包袱,包袱已經扁得只剩塊布,很薄很薄的蠶絲布。

因為包袱內的銀兩早就被那該死的水無垢跟不要臉的水噴泉和可愛的自己三個人加起來再一起花光光。

攤開布四尺見方,再從巾子的角撕翻開來,又是四尺/八尺。

「嗯!這樣夠用了。」

夏日新鈴將巾子攤開平放置入『逆水湖』,巾子漂浮湖面上既不滲水當然就不會沉。原來這麼細柔輕薄的巾子

所用的料是防水的。

夏日新鈴就這麼躺在巾子上,巾子若是白床單;『逆水湖』就是一張超大的水床。由袖裡抽一條黑色紗舫巾,

蓋著眼睛__睡覺。

夏日新鈴抱著長劍在睡覺,白床巾載著夏日新鈴在『逆水湖』上順水流飄往水府。


夏日艷陽下睡覺,烤得發焦的陽光曬得真舒服,夏日新鈴懶懶的翻個身左手抓著劍,轉成個側睡。

就此時~白床巾恰恰好_由中間裂掉成兩片,巧的是一片還載著側睡的夏日新鈴;一片卻似乎要順著水流而去,

夏日新鈴就用順手右手抓。

一隻晶瑩剔透的水蛇簪就從白床巾中分的地方破水而出。直取夏日新鈴右邊的頸背天柱穴,速度之快宛如一道

急閃快過的水折光束。

正巧夏日新鈴脖子一伸一偏的,頸子竟然瘦了一吋、長了分許,這個多了一丁點兒的空間恰恰讓水蛇簪有空隙

掠過。

巧的事雖然是這樣,但是師傅在打造這枝冰冷的水蛇簪時,卻好像真正賦予它靈魂,水晶的水蛇簪在空中轉向

『咻~』

比剛才更快的速度,水蛇簪回頭取肩井穴,這次夏日新鈴不再動,右手順手抓來的半張白床巾順勢一抖。

白床巾就這麼的捲住水蛇簪,水蛇簪和白床巾糾纏在一塊兒,活像根沾著白色砂糖的棒棒捲。

只是這根棒棒捲在白糖部分很快變成黑糖;水蛇簪的水晶還是水晶,白巾子部分則冒煙變成黑色。

有毒的水蛇簪。

夏日新鈴很不爽,一生最恨睡覺被吵。

『咻!』

『咻!』

『咻!』

像閃靈的劍氣波一波波急刺而至,陽光下刺眼。

夏日新鈴再也睡不下去,人若閃電飛起,左手俟劍不動,右手握住剩於手中的白床巾和那枝焦黑的黑糖棒棒捲

,再纏捲住身下睡的另一段白床單,就形成一枝近十尺的白色彩帶。

白色彩帶迎著劍氣而去。

『ㄒ一ㄚ!』『ㄒ一ㄚ!』

『ㄒ一ㄚ!』『ㄒ一ㄚ!』

『ㄒ一ㄚ!』『ㄒ一ㄚ!』

白色彩帶被一波波超強的閃靈劍氣絞成碎片。

剎那『逆水湖』上的天空飛舞著吋吋白薄絲。

白色薄絲輕輕飛慢慢落點綴著金色太陽的美。

夏日新鈴放手

『ㄎ一ㄤ』

在白色薄絲的盡頭,水蛇簪終於碰上閃靈劍氣的主人_一柄超薄的軟劍。

也唯有很薄很薄的軟劍,才能在這一眨眼瞬間,發出這麼又急又促的短劍氣。

回左手食、中二指夾住水蛇簪,水蛇簪的主人水輕輕將它輕輕別於自己頂上髮髻。

現在夏日新鈴終於看清楚這下子對自己急攻狂砍的人。

是個女人,黑色短髮削齊至肩膀,上半頭髮用水蛇簪別個髮髻,髮的鬚鬚就讓它隨意飄、隨意掉。

身材扁平渾身是骨頭,瘦巴巴的刮不出幾兩肉。

雖然是這樣的女人,卻很美。

瓜子小臉綴著柳眉和杏眼,挺直的鼻子薄薄的唇,加上不經意掉下來的髮鬚,多看一眼就打讓人從心底疼。

這樣的女人卻又擁有一雙堅毅的眼神,一雙就算派幾十萬大軍也無法摧毀的眼神。

夏日新鈴知道,她叫水輕輕。

輕本無情水輕輕

水府十三衣衛,名列第七。

武器有三:一是髮髻上有毒的水蛇簪;二是小腰上纏的軟劍;三為衣袖內藏的一對袖裡劍。

目前水府最大的紅人水輕輕,二少門主水中影的貼身護衛。

只要二少門主水中影的命令水輕輕是死命執行。

就算水輕輕被砍到祇剩一隻指頭會動,千里之外,水輕輕也會用這一根指頭爬回去覆命。

但是他們不是一對戀人,因為二少門主水中影的愛人是單桑織兒。

照過面彼此印象惡劣,無話可說。

不用任何理由_

水輕輕揮劍就殺,軟劍再出,輕、薄宛如靈蛇。

劍氣上下左右迴旋,夾帶快節奏的『咻!』『咻!』聲。

水輕輕一口氣使出『靈蛇慢游三十九扣』。

夏日新鈴一生最恨_睡覺被打擾。

『打擾』自己睡覺的人不可原諒,是夏日新鈴的座右銘。

就算水輕輕也不例外。

所以夏日新鈴一定也要殺了水輕輕才會痛快。

夏日新鈴左手持劍帶鞘,往水面咂,劍身一沖上天。

夏日新鈴飛身取劍,剛巧避過水輕輕的『靈蛇慢游三十九扣』中第一波『索魂扣』的強勢攻擊。

『啪!』『啪!』『啪!』

『索魂扣』一十三擊強攻,擊擊落空,卻打入水中,擊起數十丈湖水翻驣上空,半空湖水築起整片水牆。

水輕輕毫不放鬆,緊湊的繼續打出『靈蛇慢游三十九扣』中第二波『迴返扣』的十三式軟式快擊,掌擊水牆。

『迴返扣』的十三式軟式快擊上分七式下方六式;上七式每隔一丈空擊上水牆,下方六式每隔一丈五尺分打水

界面。

很神奇的,數十丈的水牆像肚子痛般,一下子軟了腳、彎了腰。水勢成大波浪的倒扣回翻直掩夏日新鈴。
迎面狂掩而至的水牆,夏日新鈴連迴避也不。

還在半空裡,夏日新鈴人若銳箭直接穿過水牆,並快劍出擊刺出『若水斬刺』迎戰水輕輕。

兩個人都在拼狠耍酷。

但也唯有水家的人才會如此得心應手的操縱著水。

水輕輕的第三波攻擊還未上手;夏日新鈴的劍 -斬水刺水球。隨著水球迸開水花就像千萬支水針刺像水輕輕。

「啊!荷花劍?若水斬!」眼尖的水輕輕看出夏日新鈴的劍與劍招的出處,心裡暗自驚駭。

『荷花劍』是二代水府首席衣衛『荷花仙子水荷花』的隨身兵刃,百年前的『荷花劍』隨著水荷花離開水府_在

江湖消失。

而『若水斬刺』則是水府二代少主水若白的獨創劍招,這個劍法最醒目之處是在水上作戰能發揮最大功能。

要命的『若水斬刺』即襲而至,水輕輕趕緊棄攻反守。

『靈蛇慢游三十九扣』中第二波『淚珠扣』~滴滴落、淚淚垂。相串成珠、垂懸織環。

水之成的圓環護住水輕輕。

夏日新鈴的『斬刺千水針』扎在水輕輕的『織環淚珠扣』上,處處碰撞的水花。

水輕輕的靈蛇劍法取的是飄浮游離和夏日新鈴快斬疾刺的若水劍法,這一回合不相上下。

驕傲的兩個人,誰也沒討上好處。

「你是誰?」這是水輕輕說的第一句話。

「夏日新鈴!」夏日新鈴連眼皮也懶得多撩一下。

「廢話!」水輕輕不悅。

輕點水面駐足,夏日新鈴左手荷花劍剛好插入水面劍韒。

憑這一手夏日新鈴似乎比水輕輕技高一籌。

夏日新鈴這等死模樣,分明就擺明著要氣死水輕輕。

水輕輕生平最恨人家故意輕視她,夏日新鈴明知道自己問的是他的來龍去脈,卻故意這樣答豈不是將自己當白

痴。

人可以白吃,但是不能白痴。

水輕輕恨炸了。

互不妥協的兩個人,就即將再展開第二回合的爭鬥。

「ㄛ~呵~呵~呵~呵~」

誇張的、飛揚的、卻又著像銀鈴般『~叮鈴噹~』清脆甜美的笑聲,讓人聽了就有春來了感覺的笑聲。

笑聲又響又甜又亮讓人渾身舒暢,聽了心情好。

可是這笑聲怎麼地,卻偏偏又有那麼濃厚的挑戰意味。

抬眼望去,笑的人兒應該只有一個。

可是事實卻不然,只見湖的四周無論是水閣也好、涼亭也罷、就算堤岸也是_不知何時開始,己被喜愛看熱鬧的

水家自家人擠得滿滿的了。

水閣、涼亭、堤岸都被擠爆了。

人擠人還真的會擠死人,很多人一個站不穩,就落水了。

水輕輕與夏日新鈴這才發覺自己兩人一陣快打猛殺,已在不知不覺中由外湖的『逆水湖』打到內湖的『水上第

二戰鬥場』來了。

而且也引來了著一大票觀眾。

「ㄛ~呵~呵~呵~呵~」

就以現在場上。

夏日新鈴是不會這樣笑,因為夏日新鈴從頭到腳看起來就是男生,一個很帥很帥又粉酷的美男生。

美男生怎麼會有那種要命的『ㄛ~呵~呵~呵~呵~』的笑聲。

再說水輕輕更不可能,就算打死水輕輕,水輕輕也不可能這麼笑。

不知道有多久,水府的人己經沒有看過水輕輕的笑容 ,哪怕是那麼一點點、稍縱急逝、一絲絲的微笑。

一條粉色彩帶,距離夏日新鈴、水輕輕的兩里處緩緩由水中升起,彩帶出於水卻不沾水。

彩帶出水三尺七,帶起一個薄絹墊,絹墊上坐著一位身著粉彩輕裝的美少女;彩帶帶著美少女繼續往上飄升。

過程就像在放風箏,最後就像風箏在天上飛。

美少女坐在飛天的彩帶風箏上。

不用抬頭看,只用腳指頭想,水輕輕也知道即將上場攪和的人是粉彩水仙。

粉彩水仙  女  十六歲

身分:水府十三衣衛~名列第三 

專長:水中爆破

等級:天下第一

型態:天才少女型。


雲色滿天空

抬頭看水仙

金色的陽光

讓水仙更美

少男歡呼聲

響亮透雲霄

『水仙』『小仙』不停的被歡呼、大聲叫著。

單從歡呼聲 -雄壯、有力、熱情….

夏日新鈴就知道來的人一定是偶像級人物,而且一定美冠群雌,魅力不可擋~是水府最受歡迎的清純玉女。

在水府十三衣衛中,粉彩水仙的排名第三和水輕輕的排名第七;到底誰的功力高?誰的功力低?大家都不知道

因為武學這一門事,造詣在伯仲之間的兩個武者。也祇有在真正拼命時才能定出高低。

事實上粉彩水仙和水輕輕並沒有真正的比試過。

水輕輕和粉彩水仙兩個人,還沒有獨個兒捉對生死廝殺過。

只是水輕輕之所以會是名列第七,那是因為水輕輕執意要當第二少主水中影的貼身護衛。

因為在水府只有名列第七的 –七衣衛才能當第二少主的貼身護衛。

所以水輕輕堅守第七衣衛。

夏日新鈴單用鼻孔想也知道 -如果粉彩水仙是水府最受歡迎的『青春玉女女王』;毫無疑問的水輕輕一定是當選

水府裡頭『最顧人怨女王』。

好端端的戰局被打斷~

夏日新鈴無所謂;水輕輕則下額上揚、咬牙根、切牙齒、杏眼斜弔橫瞟,俯胸屈腹,雙腳拉開一膝寬,拳頭緊

握得淌水。一付極近發飆的表情模樣。

夏日新鈴嘴角微微上揚,拉出一條美好的唇線。

由水輕輕的趨勢,夏日新鈴知道粉彩水仙的到來~會改變戰局,但絕不會對自己單方面造成不利。

「ㄛ~呵~呵~呵~呵~」粉彩水仙又笑了。

『水仙』『小仙』只要粉彩水仙一笑,週遭的小夥子就抓狂的叫。

陽光啊~

笑容呀~

青春染動了年方一十七的夏日新鈴;熱了夏日新鈴俊美的臉。

看到水府小夥子對粉彩水仙的熱情狂勁兒。

「噗!」夏日新鈴咪起眼、皺著鼻、笑開了嘴巴、笑彎了眉。

青春還真像壺滾燙的白開水,雖然燙嘴,但是只要想喝,人人都有份。

冷冷耍酷的夏日新鈴打由心底笑….

這一笑~卻染戀了觀戰中很多、很多小女子的心。

小女子的臉頰子通通紅噗噗~

小女子的心,就打起戰鼓『咚!』『咚!』的跳。
 
「該死的天氣_越來越熱….」水輕輕詛咒著。

青春的戰場?戰局忽然熱鬧起來?

水輕輕這才發覺夏日新鈴很受女人的歡迎;而那些像狼犬般狂吠的小夥子,全是粉彩水仙的崇拜者。

「ㄛ~呵~呵~呵~呵~可憐ㄛ!你們兩個人這樣子對打,也真真太寂寞了….」粉彩水仙先是笑,繼而憐憫的說。

「這個死三八!」水輕輕詛咒著。

「好!小仙子說得好!小生我也正這麼覺得。」夏日新鈴卻迎著粉彩水仙拍手叫好附和著。

「好!好膽識!夏日新鈴!」粉彩水仙誇著。

『ㄚ~小仙!』『不要!』『不要!』

粉彩水仙誇著夏日新鈴馬上引發小夥子群抗議。

「吵死了!住嘴!」粉彩水仙轉向群聚於水閣、涼亭與堤岸上的男生開罵。

粉彩水仙罵的聲音不大,可是就是馬上靜得一蹋糊塗。

「玩大一點好嗎?」粉彩水仙轉過頭來再問夏日新鈴。

「小仙子請說。」夏日新鈴露出潔白的牙齒,笑得令人傾心。

「這水上『第一戰鬥場』和『第二戰鬥場』每隔一尺,剛剛都被我安裝炸藥…」粉彩水仙輕輕鬆鬆的說。

圍觀的群眾卻倒抽著涼氣,意識到自己的不安全。

「從現在開始,夏日新鈴你和水輕輕兩個人祇能用近身搏鬥方式對打,而且在啟動招式上也要同時計算好自己

落腳的地方,否則……. ㄛ~呵~呵~呵~呵~」說到精採的節骨上,粉彩水仙停下來笑。

「多事的死三八!」水輕輕詛咒著。

水輕輕就是最討厭粉彩水仙的笑聲,粉彩水仙的『ㄛ~呵~呵~呵~呵~』水輕輕一聽就覺得刺耳。

可是夏日新鈴就與水輕輕截然不同的表情。

夏日新鈴越聽脈搏越跳越快,聽到最後竟然興奮得臉都漲紅了。

夏日新鈴的心情好嗨喔!

「哇!真刺激!太帥了!設計得真好,我喜歡!」夏日新鈴笑得白牙齒閃亮亮的發光。

「聽說小仙子的爆破技術打遍天下無敵手,小生我實在是三生有幸、祖上多積了那麼一點陰德….才能夠親身體

驗到這麼棒的設計!」還說真的?夏日新鈴說到這裡呆掉了大多數的人。

「對此_小生我~就在這裡向小仙子你鞠躬致敬,感謝你的美意安排!」夏日新鈴這些話說完,接著就是這樣….

左手單手恃劍長立,右掌則撫住劍柄上端,然後朝著高懸於空的粉彩水仙九十度_鞠躬彎腰作輯行謝禮。

「ㄛ~呵~呵~呵~呵~喜歡就好,你的喜歡就是我的榮幸!」粉彩水仙激賞的看著夏日新鈴。並叮上一句:

「你可別掛了ㄛ!」粉彩水仙說。

「放心!我還想跟你喝喝小酒哪!」夏日新鈴對著粉彩水仙笑咪咪的說。並且再補上一句:

「我可沒那麼弱!」夏日新鈴說。

「ㄛ~呵~呵~呵~呵~那輕輕大姊姊你呢?」粉彩水仙問水輕輕。

「哼!那種小孩子的玩意兒?」水輕輕不屑。

「你行嗎?」粉彩水仙更刺激著問水輕輕。

「別小看我!」水輕輕偏過頭,不看粉彩水仙。

「ㄛ~呵~呵~呵~呵~好!好極了!雙方同意,那就開始吧!」

「ㄛ~呵~呵~呵~呵~」

粉彩水仙說完,像斷了線的風箏~消失。

 

未完~~待續~~呵呵呵呵呵~~

親朋好友們!一定要支持喔~~偶老人家還會再來刊第六章...呵呵呵~~

寫得不好獻醜了~~好可怕!呵呵呵~~


[Total Users: 19]

I want to comment on it

1

Display: 1 - 4 of 4, Total Pages: 1

hanfengye : 哈哈哈哈~来晚了,我愿接受罚站!哈哈哈哈~ (2010/7) [Reply]
stendhal : 「ㄛ~呵~呵~呵~呵~」粉彩水仙又笑了。 噗噗噗~ ( ^.^ )~ 這個粉彩水先笑得怎麼跟紅豆遊一樣*^_^* (2010/7)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呵~~ 泥現在笑得噗噗噗的也跟偶老人家差不多~~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stendhal: 青春還真像壺滾燙的白開水,雖然燙嘴,但是只要想喝,人人都有份。~ ( ^.^ )~。好喲!紅豆遊!噗噗噗噗噗。 (7/2010) [Reply]
紅豆遊: 青春還真像壺滾燙的白開水,雖然燙嘴,但是只要想喝,人人都有份。~ ( ^.^ )~。好喲!stendhal 呵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ilmare747 : 哈哈哈!還是坐上板凳。 (2010/7)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呵~~ 多謝多謝捧場~喔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ilmare747: 這是紅豆遊寫太陽照得很熱的逆水湖。^_____^。... 烈日放下金色的長髮, 糾纏著湖中的水精靈。 偏偏精靈怎恁又多情, 灼傷自己替烈日挽髮。 最後精靈終於沸騰了, 捨棄自己幻化成蒸氣, 攀附著金色的太陽飛。 ...太陽直照無波的『逆水湖』,水上熱得冒泡。...很有意思。^_____^。 (7/2010) [Reply]
紅豆遊: 謝謝欣賞啦!ilmare747~呵呵呵呵呵呵 !! (7/2010) [Reply]
hanfengye: 真的是很神奇的描述。一点科幻色彩。哈哈哈哈~ (7/2010)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呵~~小子!偶老人家寫得不好~見笑了!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tigersugar : ~o(  ̄ ▽ ̄)o~這沙發小生我獨享了~~ o(  ̄ ▽ ̄)o~ (2010/7) [Reply]
紅豆遊: 恭喜你坐沙發~呵呵呵呵呵呵~tigersugar!雖然偶老人家寫得不好~但是第六章也請你一定要來捧捧場喔~~ (7/2010) [Reply]
stendhal: 噗噗噗~天氣這麼熱..=..=坐沙發有沒有冷氣招待 ~ ( ^.^ )~還是站著清涼~ (7/2010) [Reply]
tigersugar: 看這一段,小生我好想休假跟著去玩~ o(  ̄ ▽ ̄)o~ 一票三人兩天一小玩四天一大樂五日一公休,六、七才上道….好不容易的將銀子花得差不多,才磨磨蹭蹭的到達水府本家。。。 (7/2010) [Reply]
ilmare747: 這麼悠閒的玩o(^o^)o小弟也一起去。。哈哈哈! (7/2010) [Reply]
紅豆遊: 喔呵呵呵呵~~哪是偶老人家想旅遊應該這麼悠閒的玩~才這麼寫的啦~~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tigersugar: 紅豆遊(** ̄□ ̄**)這個打鬥怎麼設計的?。。。 一隻晶瑩剔透的水蛇簪就從白床巾中分的地方破水而出。直取夏日新鈴右邊的頸背天柱穴,速度之快宛如一道急閃快過的水折光束。 正巧夏日新鈴脖子一伸一偏的,頸子竟然瘦了一吋、長了分許,這個多了一丁點兒的空間恰恰讓水蛇簪有空隙掠過。。。 (7/2010) [Reply]
紅豆遊: 哇!tigersugar~~說到夏日新鈴與水輕輕這個打鬥情景~偶老人家當初寫這個時...正好家中開茶會~ 一群喜歡武術的師兄弟就常常比手畫腳的...話中說到練武的人可以將身體練到多一吋和少一吋這個問題...所以偶老人家就摸來摸去的想...水輕輕的水蛇簪是很輕巧靈活的~輕巧靈活的武器應該會取致命的穴道...那夏日新鈴武功既然不弱~肌肉會伸縮應該沒問題~~ 所以~偶老人家就摸出了這一段武打招式~無中生有~見笑了~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