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紅豆遊小說_ 夏日新鈴第六章惹禍組
(Publish Date: 2010-7-14 10:19am, Total Visits: 857,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1)

 

 

 

 

 

 

 

第六章    惹禍組


風雲變幻

陰晴無常

晴的是天

陰的是人

夏日新鈴知道,粉彩水仙並沒有走遠,一定躲在就近的某個地方看熱鬧。因為人大約都是如此,幹了一件自認得意的事,當事者一定比別人更想知道成果。

這是人性,人性本就如此。

果然是這樣子的沒錯,粉彩水仙正跟水雲兒坐在水閣頂樓哈拉看熱鬧。


『水上第一戰鬥場』

風吹起水輕輕的前髮,水蛇簪繫不住的髮絲_亂了

隨風飄的髮絲~拂上水輕輕的臉。

不經意的~水輕輕右手微抬,看是要理髮,但不然…..

水輕輕舉起的右手出奇不意的張開來,跟著往夏日新鈴就近一尺的腳底就開打_

『掌心珠』

有人驚呼、有人叫跳_

『碰!』

爆炸聲,夾著水花四濺。

『碰!』『碰!』『碰!』

連續不止的爆炸,水如疾箭往上衝,衝到最高極盡點,在半空中分化成水花。

水花四射強力的潑濺回水面。

被水花濺到的地方,又引起連環的爆炸。

粉彩水仙的炸藥不怕水只怕力,施予力就爆炸。

水輕輕的『掌心珠』是吸水做的,是種握在手心上的圓球水珠子,可大可小,隨著掌力放送,殺傷力不小,普通人是挨不住的。

『掌心珠』直接打在火藥上,足足比一個人重,所以粉彩水仙安裝的火藥就爆炸。

粉彩水仙是水上爆破專家,就算只有水的重量就夠讓火藥爆炸。

連綿不絕的爆炸,使得水輕輕儘快的朝水閣涼亭近岸方向飛退。

水輕輕早已算好落腳地,剛剛一連串的爆炸證明粉彩水仙沒有騙人,每一尺確定是置放一包火藥。

假如將四包火藥當成四個腳,那四包火藥的中央就是落腳點。

飛離爆破區,水輕輕剛要落腳,冷不防 -

「哪有這麼容易的事,我笨你聰明啊!」夏日新鈴的聲音。

只差一分毫,夏日新鈴就緊貼著水輕輕的背。

連吃驚都來不及,水輕輕即將沾住水面的腳,被夏日新鈴迴旋一踢,正中左膝蓋裡側中央的委中穴。

大夫治療膝蓋痛會壓委中穴,但是夏日新鈴這麼重重的一踢,水輕輕如果真的全部接受,那痛苦的滋味一定大大不同。

水輕輕以腰為軸_ 緊急屈膝、小扭腰、跩臀,膝蓋外側髁與腓骨上端就凹出半個拳頭的空隙,夏日新鈴的腳勁就由此劃過。

頓時化解過半的攻力,縱然祇承受了大約三至四成的勁力,水輕輕左膝頓然痛又無力。

但水輕輕卻靈敏的藉助著迴旋踢的風力,讓自己整個身子平飛出去,落在六七丈遠的距離。

水輕輕以手代足,點在四角火藥、正中一尺平方內的安全框框裡。

再也沒有力氣了,水輕輕頭下腳上,倒栽的身子,雙手一點在水面,隨即支撐不住….

『ㄉㄨㄛ~』

水輕輕從手到腳沒入水內。

從小就在水家長大的水輕輕,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水,所以水輕輕自覺危急,潛入水中。尋求安全庇護。

『碰!』『碰!』『碰!』

火花、水花、煙漫夾著爆炸_不絕。

由水輕輕與夏日新鈴剛爭戰過的地方開始,整個『水上第一戰鬥場』已陷入一片水雨煙霧、迷迷濛濛、不清不楚的境界。

岸上的人簡直看了一場煙火表演。

 

水雲兒剛咬住手上那串糖葫蘆最大的一顆。

糖葫蘆是棗子做的,外表裹的那一層糖衣是最吸引人的地方,水雲兒就是最喜歡吃那一層脆脆、微酸的還那麼甜甜的冰糖玻璃糖衣。

「小心!哪一天我會在糖葫蘆裡面放鹽,讓你吃不完兜著走。」粉彩水仙說。

「你這笑話一點也不好笑。」水雲兒吃掉糖葫蘆的糖,卻把棗子吐出來丟了。

「為什麼?」粉彩水仙疑惑。

「因為熬糖葫蘆冰糖裡面本來就有放一點鹽。」小顆的糖葫蘆,水雲兒是兩顆、三顆一起吃。

「你一定要這樣吃?把嘴巴都塞得滿滿的?」粉彩水仙真得有點看不過去。

「這樣吃很有飽足感~你應該試試看?」水雲兒鼓著腮幫子看著粉彩水仙含含糊糊的推薦。

粉彩水仙看著水雲兒,水雲兒手裡還拿著一串串的糖葫蘆舔,很天真的模樣。

「這麼可愛的孩子怎麼會是邪惡的?」粉彩水仙搖著頭。


水雲兒  男  十三歲

身分:前任_水府十三衣衛,名列十三的隱身衣衛  
  
現任_水府第三少主人

專長:毒

最大的心願:娶前水府第一衣衛_素衣觀音水素衣當老婆。

最喜歡的人:大哥水府第一少主_武林四公子之水含煙。

最好的朋友:目標一致,愛著大哥水含煙,目標要當自己大嫂的粉彩水仙。


「爭戰的輸贏要牽涉到多種層面…」水雲兒說。

「就以這兩人的對決而言,要贏得這一場爭鬥_精神力、膽識、骨氣、技術等層面…任何一方面都要有足夠的勇氣~堅持到底。」粉彩水仙說。

「夏日新鈴和水輕輕的精神力都是一流的…」水雲兒說。

「但是論膽識夏日新鈴還是略高一籌。」粉彩水仙說。

「骨氣兩個人倒是差不多…」水雲兒說。

「技術層面夏日新鈴就強多了。」粉彩水仙說。

「可是兩個人還是打得不夠精彩,這感覺~就好像看了一場煙火表演,很不夠癮…」水雲兒翻著白眼,似乎在看著天的那一方。

「ㄣ!的確!」粉彩水仙把雙手交叉在胸前,點點頭,同意水雲兒的說法。

「他們兩個都輸了…其實最大的贏家就是你~」水雲兒對著粉彩水仙擠眼睛。

「呵呵呵~看來你是故意要把他們都惹火~」粉彩水仙壓著得意的聲音滴滴的笑。

水雲兒和粉彩水仙彼此心窩裡的話都說了。

「嘻!被你看穿了!呼呼呼~」水雲兒笑得嘴巴大大,牙齒連酒窩全都露。

「呵呵呵~接下來才是玩真的~」粉彩水仙興奮得很。

「嘻嘻嘻!還真真令人期待~」水雲兒吃吃笑。

「後悔嗎?還來得及…」粉彩水仙假裝問。

「才不!」兩個字,水雲兒說的很堅決。

 

石砌的欄桿

木頭的旋梯

從這頭的堤岸到那頭水閣樓榭煙臺

看熱鬧的人依稀緊握著他們的衣衫

留在視線可及處頂著烈日打著寒顫

呼吸暫停沉默呻吟焦急得更欲窒息

 

連點水面多處

天空之大,夏日新鈴獨自飛翔。

像隻孤獨的白鷹。在尋找他的獵物-水輕輕。

煙霧盡散

水面一點波痕也沒有。

就在夏日新鈴接著的一個落點,有人從水中伸手,握住夏日新鈴的腳趾鞋頭。

巨鷹被抓住腳就會飛不走。

夏日新鈴也一樣,一下子被拖住,人往水底陷。

水是個無底的深淵;粉彩水仙的炸藥,只安裝在水的表層面。

水輕輕藉著自己對水府的地勢熟,想打深一層的水仗。

夏日新鈴左手持劍帶韒,以左上臂為軸,將荷花劍帶至胸前正中;然後舉起右掌,掌擊劍把頂端。

劍把受力撞擊,其彈力使荷花劍韒脫劍而去。

隨著荷花劍韒出韒,夏日新鈴的荷花劍連環『小式十八刺』已出式。

這是『若水斬刺劍法』中,繼『斬』後用在近身打法裡最重要的『刺』。

十八道銀鋼線直鑽入水。

目標:水輕輕的那兩隻手。

水輕輕一面雙手緊拉住夏日新鈴的兩隻腳丫;一邊則用腰力,彈出纏於腰部的閃靈軟劍。

『ㄎㄥ』

曲狀軟劍一出_瞬間彈直。

水輕輕著力下盤,舉右腳,腳板彎曲勾劍,再使後腳跟用力緊踢閃靈軟劍劍柄。

閃靈軟劍受力

『ㄒ一ㄡ』

直竄而上直切夏日新鈴的兩條腿。

『ㄆ一ㄤ』

筆直而下的荷花劍韒,迎著橫行直切的閃靈軟劍做九十度正擊。

隨著夏日新鈴的十八道劍刺,水輕輕只得放手。

『ㄎ一ㄤ』

水輕輕的一對袖裡劍迎上緊接而來的十八道劍刺。

夏日新鈴的腳擺脫了水輕輕手的嵌制,急速迎著水輕輕的正面前頂猛力踢去。

夏日新鈴真的被拖下水了。

但這也是夏日新鈴自己願意被拖下水,因為好勝的夏日新鈴只是要證明自己在水中也能打敗水輕輕。

直至現在,夏日新鈴對水輕輕的每一招都是穩紮穩打。

水輕輕上下同時遭受攻擊,勉強改變招式,姿勢改成防護;身體做三百六十度大翻轉,並在翻轉時,左右雙手袖裡劍輪轉。

『ㄎㄤ』『ㄎㄤ』『ㄎㄤ』

水輕輕躲過夏日新鈴的迎面踢:輪轉的袖裡劍並擋住十八道若水劍刺。

水輕輕浮出水面,相差三尺夏日新鈴追擊而至。

兩人都站在荷花上,剛才的纏鬥已使兩人進入『水上第二戰鬥場』。

『水上第二戰鬥場』

夏荷綻放

粉紅、黃、紫、白的花

陪襯的是綠油油的大葉。

戰鬥的現場,距離水府的水堤樓台的景緻又更近了

「在水中,你的實力遠不及我。」水輕輕說話。

「你這樣特別的強調,反而顯得很奇怪。」夏日新鈴討厭水輕輕的說法。

水輕輕一講話,就推翻了她那惹人憐的外相;對於夏日新鈴而言,很難想像水輕輕這麼個我見猶憐的人,個性卻這麼惹人嫌。

在水府_水輕輕的七衣衛是打過無數艱難的對手,歷經無數的強敵才脫穎而出。

她想試驗夏日新鈴的實力,一等夏日新鈴進入水府本家水域,就開打。

對水輕輕而言,『溝通』兩個字根本不存在,實戰是表達她自己最直接的方式。

「別太固執,決戰的可怕,不是在真正賭上命時是看不出來的。」水輕輕說。

「聽不懂!你這種硬由嘴裡擠出來的話,又是在說明什麼。」夏日新鈴回嘴。

不管水輕輕是不是真的好意,反正夏日新鈴不領情。

「我沒有你那種悲情的負面因子作祟。」夏日新鈴不屑的說。

不為水輕輕強做的氣勢所壓;夏日新鈴冷靜、也不需要虛張聲勢背負著必勝的壓力。

唯有這樣才足以超越那重壓的範圍。

滿湖荷花清心香

滿湖荷葉層層綠

滿湖低壓的殺氣…..

當劍光再起,比起前幾次的水輕輕先發動攻擊。

這一次不一樣,是夏日新鈴先發動攻勢。

夏日新鈴凌空飛起,出劍,劍光快成光圈,虛招斬的是水輕輕的腳底,真正的劍力則是在等水輕輕躍起時的攔腰斷斬。

這是『若水劍法』中的「凌空虛斬」。

沒吃過天鵝肉,至少也聽過天鵝飛;水輕輕是在水府長大,『若水劍法』之「凌空虛斬」早就聽得耳熟。
故而水輕輕基本上就不上當,水輕輕不上不下人向後大躍退,避過劍氣的範圍。

『ㄎㄤ』

水輕輕的軟劍再度出招,輕靈的劍招,像飛蛇纏繞著夏日新鈴的荷花劍。

一來一往的出招與拆招速度之快,令看的人眼花撩亂。加上劍光在烈日下反折,更迷惑了大家的眼睛。

或許美麗的荷花使人醉,在這『水上第一戰鬥場』,粉彩水仙的炸藥並沒有連線的裝置。

漸漸的兩個人的動作都不似先前那麼銳利。

 

坐在陰涼的水閣頂樓納涼,粉彩水仙倚著雕欄,不停的揮動著手上的絹扇;水雲兒則又捧出一大包綜合蜜餞,一顆顆往上丟,再張著大嘴巴去接。

這兩人已經到這麼無聊的地步。

「兩個人都相當厲害。」粉彩水仙說。

「攻擊力不相上下,但防禦力卻有差距。」水雲兒說。

「接著就要比耐力、毅力和持久力了。」粉彩水仙說。

「水輕輕的武技是屬於戰鬥攻擊型。只要咬住對手一點小空隙,就會狠命攻擊。這種戰鬥攻擊型的武者。防禦能力都比較弱。」水雲兒說。

「所以水輕輕展開攻擊時,後衛能力就很弱…應該說她一拼起命來,根本就不做防衛。」粉彩水仙說。

「夏日新鈴的水技也相當了不起….」水雲兒說。

「真有意思,這兩個人有一個共同點…破壞力和頑強性都超人一等。」粉彩水仙說。

「現在兩個人陷入接近戰做近身肉博戰,一旦拉開距離夏日新鈴氣勢會比較旺。」水雲兒說。

「夏日新鈴比較能掌握節奏,創造契機!」粉彩水仙單手支腮說。

「水輕輕拿手的部分如果打不贏,後面就看運氣了….可能也會比較辛苦。」水雲兒說。

「但是夏日新鈴要贏,也需要花點時間…」粉彩水仙想一想說。

「再來就要看彼此,誰的破壞程度比較強…」水雲兒。

「就以現在這種狀況繼續打下去,面前只有一條路_花榭樓台水閣應該很快就不見了….」粉彩水仙笑。

「嘻!甚至波及觀戰者,也要選擇自己的去處… 」水雲兒邪邪的說。

「呵呵呵~看是入院還是逃走。」粉彩水仙深深的笑。

「你說得很好~非常的邪惡。難道這才是你的本性?」水雲兒問。

「需要任何忠告嗎?」粉彩水仙再說

「唉!連嘆氣都來不及,支持你裝火藥,看這麼個一場煙火的代價還真大。我已準備好花銀子了事!」水雲兒說。

 

『水上第一戰鬥場』

打的火熱的兩人_暫停換氣。

「剛剛站在你的面前時我就明白,不容許我怯場,除非打贏你,我在水家才有立足之地。」夏日新鈴說。

「你說的好!」這是水輕輕第一次誇夏日新鈴,水輕輕欣賞夏日新鈴這種積極進取的說法。

「那就以這種方式繼續攻擊吧!」水輕輕說。

水輕輕掌擊湖水,湖水受到掌擊跳高數丈;夏日新鈴一點也不含糊,如法泡製,同樣掌擊湖水。

兩股衝高的水柱,在半空中交撞。

『ㄆㄨㄥ!』

發出巨響,水在高空中往四面八方沖瀉狂下。

大力沖下的水浪打在堤防上。

『ㄅㄤˋ』

爆炸再起,這一次粉彩水仙的火藥,竟然安裝在堤岸邊緣。

堤岸崩蹋,建築在水上與陸上的水閣樓榭,一下子地基動搖,土被激流的水帶走掏空。

時間實在太短,樓臺水閣開始倒蹋。

圍觀的人連念頭都來不及轉,功力高的人飛身而退。但有些人就沒有那麼幸運,有的人被沖下水,有些人被建築物砸倒。

現場頓時陷入混亂狀態。

警鐘急響,醫療班出動,擔架衝進衝出抬著傷患。

以『武學』成就家業的北之水府,區區炸個競技場,本是無傷。

只是水府身為武林四大家族之一_家大業大,安樂的日子過久了,自然鬆散,才會這麼的慌了手腳。

夏日新鈴與水輕輕真的打紅了眼,所有的慌亂似乎與她們無關,現在她們的眼中,彼此只有彼此的存在。

對打的方法變成只有一個_運掌、擊水、對撞、讓它炸。

此起彼落的爆炸,吸引了高階層的關註。

該來的人全部飛奔而至。

無數人頭鑽動,其中有一個人就特別的美麗,無論多少人夾雜在裡面,你就是會第一眼看到她。讓人不能不看到她。

一襲粉嫩桔薄紗、輕衫裙,外披長紗罩。

高聳的雲鬢金步搖、鵝蛋臉、水潤潤的皮膚、窈窕身材優雅有緻,陽光灑在她的臉頰~紅通通的。

就像水蜜桃的姑娘。

是單桑織兒,二少主的愛人,水輕輕的頭號情敵。

水輕輕慕然回首,看了一眼…..

氣血翻騰,胸口一悶….

『ㄛ!』

一口血,噎住了喉。

稍一失神,夏日新鈴的掌風夾著龐大的水牆擊掩而至,水輕輕來不及反應,被撞得人往外飛彈。

戰況轉得太快,沒有人想到會是這樣。

隨著水輕輕的彈出,鮮血也從水輕輕的口中飛濺。

水輕輕掉在水上。

『ㄉㄨㄥ』

沒入水裡。

這是水輕輕與夏日新鈴今日之戰第二次落水,第一次是故意的,這一次是大意的。

夏日新鈴並沒有乘勝追擊,只是一手搭劍一手負胸大刺刺的坐在殘破的荷葉上等著。

水上波動再起,兩道劍氣直襲夏日新鈴。

夏日新鈴坐姿不變,身體迅速彈起丈餘,空中連做兩個三百六十度的大翻轉,落在另一珠荷葉上。

隨著劍氣出水的是兩把袖裡劍。

『ㄕㄨㄚ』

袖裡劍一前一後由莖四十五度斜削而上。

『ㄆㄚ』

莖斷葉落,袖裡劍掉進水中,水輕輕浮出水面。

水輕輕並未因為受傷落水而放棄與夏日新鈴的爭鬥,反而馬上由水中動手狙擊夏日新鈴。

水輕輕一擊不中,快速調整自己,將殘餘的力量集中在閃靈軟劍,用上身體全部力氣欲做最後的一擊。

「你這樣是不行的…你已失去跟我對戰的資格。」夏日新鈴說。

「我還沒有輸,我還能打!」水輕輕搖晃著瘦小的身軀。

夏日新鈴蹙著眉頭,雙眼直視著水輕輕。

「我不跟一個不愛惜自己的人爭戰。」夏日新鈴堅定的說。

「我沒有空聽你說廢話,快出招吧!」水輕輕怕自己撐不了太久,想要速戰。

水輕輕嘴角滲出一絲血,透露出她目前的身體是處於一種很糟的情況。

「討厭自己,甚至恨透自己嗎?」夏日新鈴輕聲說。

驚訝於夏日新鈴這樣問,水輕輕抬頭看夏日新鈴一眼。

「我會拼命的堅持下去。」水輕輕迴避主題,微縮下顎,讓頭有點低垂的說。

不管水輕輕是否有正面回答,夏日新鈴自顧自的繼續她剛剛的話題。

「討厭自己的話,要試著去喜歡自己;而且更要加倍努力去讓自己喜歡自己才行…」夏日新鈴眼神放柔和。

「哼!別自以為是的對我說話,你懂什麼?」水輕輕恨恨的說。

「是呀!我真的不自量力,對你說這些話。但是一個人的命運如果註定無法改變,是不是更應該勇敢的去面對它?」夏日新鈴說。

「別以為你已經贏過我,就這麼跩,這一大堆道理對我不適用,等你死了去說給地獄裡的小鬼聽吧!」水輕輕話還未說完,人就已朝著夏日新鈴飛撲過去。

手中的閃靈軟劍並己連出七招,招招對準夏日新鈴的前胸要害。

「原來你也不過是個喜歡逃避現實的人~」夏日新鈴生氣了,一邊兒說。人同樣飛身前撲水輕輕。

荷花劍不多不少也出七招,依樣的招招對準水輕輕的胸前要害。

水輕輕怎麼給的,夏日新鈴怎麼還。

這是在比狠、比快比速度。

速度快的人會先刺中對方;速度慢的人當場掛掉。

爭戰即將劃上句點,很奇怪的_觀戰的人潮,竟然已退盡。

整片戰鬥場,破垣殘像,岸上的人全走光光,一個人兒也不留。

風走過,聞到濃濃的肅殺味。

連想也不用想,夏日新鈴當然會比水輕輕快 –

快一毫米…..

但是有人更快

快兩個毫米…..

就在夏日新鈴的劍尖正要刺入水輕輕的身體時

『ㄑ一ㄤ!』

外來的一根水煙桿不偏不倚砸中水輕輕與夏日新鈴兵刃的中間段。

這根臨時介入的水煙桿紮紮實實的將閃靈、荷花兩劍的劍招打得偏斜失去準頭–

『ㄙ~』

夏日新鈴的荷花劍滑過,劃破水輕輕的一片衣袖。

一條快得不能再快的影子掠過,信手拈著水煙桿而去。

 

這時,就有人說話了_

「你們這些死小孩,還真的惹人厭煩…」緩慢煩躁的聲音說。

「講這樣~你是來算帳的,還是來罵人的…」回應的是輕鬆帶笑的聲音。

「難道你覺得這些死小孩很可愛?一點也不討厭?」緩慢煩躁的聲音又說。

「嘿!嘿!嘿!就算他們有一點點的不可愛,也輪不到你罵~」輕鬆帶笑的聲音又說。

「所以我就最討厭這批死小孩_」說話的聲音還是依樣緩慢帶躁,但卻有點咬著牙切著齒。

「我說罵了他們要不了帳,會輪到你倒楣!」依樣愉快,輕鬆帶笑的聲音說。

「阿啊啊~剛剛你說著什麼來?誰會倒楣啊?」緩慢煩躁的聲音小小訝異的。

「你!」輕鬆帶笑的聲音。

「我?鬼才相信,會有這種事情發生?」緩慢煩躁的聲音不相信也不屑相信。

「會!保證會!你信不信?連鬼也會相信!」強調著,輕鬆帶笑的聲音說。

兩條人影點著水面,踏著破瓦殘垣由遠漸近而來。

再近一點,說話的人瞬間沉默…然後_

「信!我信!」緩慢煩躁的聲音堅決相信。

「怎麼?忽然不鐵齒了?」輕鬆帶笑的聲音捉挾著。

「因為_唉~唉~唉!這叫我怎麼說才正確呢?應當說_可怕呀!我看到了要命的小祖宗哇~」緩慢煩躁的聲音充滿著一百無奈三千無力。

來的是水府兩個最會算帳的人_說話緩慢煩躁的管帳當家水六和輕鬆帶著笑說話,帥帥的查帳專家老五水噴泉。
現場只有夏日新鈴與水輕輕。

水輕輕是水府的七衣衛;那麼誰又配當管帳當家水六的要命小祖宗呢?

斷荷、殘藕、飄飄落葉…

堆積如山的瓦塊、木頭、磚礫…

「啊!怎麼是這樣…我那些美麗的記憶啊~嗚~」見景傷情,水噴泉覺得自己有義務為這些荷花噴灑最多的眼淚。

『咪咪威!』水六趕著替水噴泉止淚。

「不要緊不要緊~破壞是建設的開始。」水六不輕鬆的說。

聽到水六那略為慌張的語調_

「別緊張~別緊張~慢慢的算…慢慢的算…」不哭的水噴泉反過來安慰水六。

「帳單在這裡。」不假思索,水六飛快的由袖口內袋,抽出一本發黃的帳冊。

「咦!騙人!哪會這樣快,而且好像十幾年前就算起來等著。」水噴泉探過頭來看簿子。

風吹~翻動帳冊_密密麻麻記載上百頁。

「算你小子聰明,這本就是十幾年前建築造價的存檔冊子。」水六說。

「你好像早就在_等這一天的到來?」水噴泉以懷疑的眼神看著管帳的水六。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嘛!多一份準備少一份慌亂。」不敢說自己有多得意,水六掩飾著說。

環顧週遭_

「一想起明年、後年的現在,就會有新景觀_還真令人興奮哪!」眼前浮現一片新氣象…水噴泉心情好。

戰鬥被打斷,眼前突然又跑來這兩個程咬金來硬插一腳。

水輕輕和夏日新鈴現在竟然只有面面相觀的對望。

水輕輕身體顫抖,倚閃靈軟劍撐在荷乾上為支柱。

「帳是要算的...」說起錢水六就不含糊。

「我們就以這本帳冊為基準...」水六揚了揚手上的冊子,並故意讓水輕輕和夏日新鈴都看清楚。

「要重建,首先就得清理現場,清理費用是很高的,所以清理殘骸費用要加這本冊上數目的一倍。」水六停下來,左手捧帳冊,右手從背部抽出一只鐵算盤。

水輕輕和夏日新鈴原本還聽得霧煞煞,現在終於弄清楚這個帳房管家水老六是來要債的。

「物價上漲,現在造價會是當初造價的兩倍,所以也就是說….這水上『第一、第二戰鬥場』和兩旁的堤岸、水閣、樓臺水榭加起來的總建造費用是這本帳冊總造價的三倍…」水六比東比西的比手畫腳的說。

「破壞者有三方,所以將總帳一分三份...每一方各承擔一份。」水六不囉唆,一口氣說完。

水六說完已經很清楚了。

再來就是錢從哪裡來。

管帳水六的砲口首先對準水輕輕。

「輕輕的帳就算你主子的,包他花得過癮,比起上次請冒險王國造水蜜桃山莊還要花得多。」面對水輕輕水六咧著嘴疵著牙笑的說。

水輕輕面無表情,掉頭就走;但是就在她剛掉過頭那一岔那,彷彿浮過一抹笑意。

「這個ㄚ頭也真不坦白,只要錢花得比單桑織兒凶,她就很滿足…」水六搖搖頭。

走了水輕輕,再來是夏日新鈴。

不敢正視夏日新鈴,水六毛毛的,說不出難聽的話。

水六用手肘碰碰水噴泉,讓水噴泉懂。

果然水噴泉懂得,水噴泉與夏日新鈴是好朋友。

「嗚~嗚~朋友我對不起你~」再見夏日新鈴,對於剛剛在大門口落跑,水噴泉不好意思。

所以水噴泉就趕快哭了。

「少來了!『咪咪威』!」夏日新鈴好氣又好笑。

果然水噴泉一聽『咪咪威』就不哭,但是最厲害的另一招是_馬上笑了。

面對夏日新鈴水噴泉笑得牙齒露白。

「親兄弟,明算帳~」水噴泉說。

「誰是你兄弟?倒楣的人才認識你。」夏日新鈴簡潔的說。

「罵得好!但是帳還是要算。」水噴泉厚著臉皮繼續說。

「別作夢!把我扣在水府作一輩子苦工,也償不了那麼多錢。」夏日新鈴看了看左右殘像,迅速翻臉賴帳。

「不!不!不!不用你償~你老爹一輩子省吃儉用,金庫裡多的是花不完的銀兩。你的帳就算你老爹的。」直接了當,水噴泉一口氣說完。

對夏日新鈴水噴泉這個話還包著秘密。

冷不防水噴泉這麼說,夏日新鈴睜著大眼睛,驚訝的看著水噴泉。

假如夏日新鈴真的是管帳水六口中的小祖宗,水六的哥哥是水府最高權威者水王_旦。

那夏日新鈴又會是誰的孩子?

誰的孩子夠資格讓水六供奉為小祖宗?

水六連看夏日新鈴這個小祖宗的勇氣也沒有,接著…..

水六斜眼瞄過那一大堆漂浮著的破瓦礫。

「還有妳_小仙!滾出來!」水六沒好氣的說。

『ㄒ一ㄡ!』

由下翻上。

果然破瓦礫堆上坐了個粉彩水仙。

「說!你的帳該由誰來當?」水六問。

粉彩水仙不說話,用手指了指身旁。

瓦礫堆中冒出一個頭,是水雲兒。

「我是她的金主!她的帳算我的。」小小臉蛋,弄得髒兮兮的水雲兒說。

事情總算明朗化,來者不懼、懼者不來。

敢鬧事就是有大本領。

不平衡的人全部站出來。

未完...待續~

呵呵呵呵呵呵~眾親朋好友們!大家安啦~~

白痴紅豆遊寫的夏日新鈴武俠小說終於來到第六章了~呵呵呵呵呵呵~~

一定要繼續來看看ㄛ~~謝謝捧場~呵呵呵呵呵呵~~

 


[Total Users: 24]

I want to comment on it

1

Display: 1 - 5 of 5, Total Pages: 1

stendhal : 超級粉絲來了o(^o^)o抱歉報到這麼慢。。噗噗噗噗噗噗噗。。 (2010/7)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 謝謝噗噗捧場~第七章請早訂座~~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stendhal: 水雲兒剛咬住手上那串糖葫蘆最大的一顆。 糖葫蘆是棗子做的,外表裹的那一層糖衣是最吸引人的地方,水雲兒就是最喜歡吃那一層脆脆、微酸的還那麼甜甜的冰糖玻璃糖衣。 ~ ( ^.^ )~什麼水雲兒?這糖葫蘆的糖衣應該是紅豆遊最喜歡吃的,紅豆遊喜歡吃甜食o(^o^)o 噗噗噗噗噗。 (7/2010)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噗噗stendhal~不小心被你猜中了!偶老人家超喜歡吃甜食的喔~~呵呵呵呵呵呵!!水雲ㄦ手中的糖葫蘆偶老人家就都只吃脆脆的那層糖衣~~呵呵呵呵呵呵 ~~ (7/2010) [Reply]
stendhal: 水輕輕面無表情,掉頭就走;但是就在她剛掉過頭那一岔那,彷彿浮過一抹笑意。 「這個ㄚ頭也真不坦白,只要錢花得比單桑織兒凶,她就很滿足…」水六搖搖頭。 o(^o^)o 吃醋了。原來水輕輕是醋罈子 ~ ( ^.^ )~噗噗噗噗噗。 (7/2010)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呵~~噗噗小師姐!水輕輕就是又醋又狠的~但是咱家古鈿最喜歡她~~所以~古鈿也將水輕輕畫得最好~呵呵呵! (7/2010) [Reply]
ilmare747 : 風雲變幻, 陰晴無常; 晴的是天, 陰的是人。 ~~o^_____^ o~~喜歡 (2010/7) [Reply]
紅豆遊: 你的喜歡是偶老人家的榮幸~ilmare747~謝謝你喔~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ilmare747: 石砌的欄杆, 木頭的旋梯。 從這頭的堤岸到那頭水閣樓榭煙臺, 看熱鬧的人依稀緊握著他們的衣衫, 留在視線可及處頂著烈日打著寒顫, 呼吸暫停沉默呻吟焦急得更欲窒息。 ^_____^這樣簡單幾句寫物和景,卻能很清楚交代景況,不錯! (7/2010) [Reply]
紅豆遊: 謝謝ilmare747捨不得嫌棄~其實偶老人家一直覺得粉不好意思~因為偶老人家一直覺得自己寫的不好~~ 呵呵呵~這是說真的喔!呵呵呵! (7/2010) [Reply]
幸福鳥 : 哈哈哈哈 本來是坐在沙發上看文章的 忘了看文章說 只好站著看咧~ 咯咯咯咯咯咯 (2010/7) [Reply]
紅豆遊: 鳥ㄦ~~ 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hanfengye : 这一场打斗戏,真的很精彩,我写读后可就吃力多了。我再好好的看看吧。哈哈哈哈! (2010/7) [Reply]
紅豆遊: 啊~對了!小子~看到沒?下面這一句 "假如夏日新鈴真的是管帳水六口中的小祖宗,水六的哥哥是水府最高權威者水王_旦"。呵呵呵~北知水府的主人是水王_旦~呵呵呵呵呵~ 還有~呵呵呵呵呵~ 小子! 這一章裡面有個水雲兒...你一定要認識~~不然小子你就看看本章最後幾句也好~~ (7/2010) [Reply]
紅豆遊: 謝謝小子!請多多加油!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tigersugar : 。。真辛苦(** ̄□ ̄**)三更半夜還要搶沙發。。 (2010/7) [Reply]
stendhal: 噗o(^o^)o那你就讓小妮子偶坐好啦。。噗噗噗噗噗噗噗。。 (7/2010) [Reply]
ilmare747: 小生師兄!蹲個馬步看文一樣有坐沙發的感覺后^__^ (7/2010) [Reply]
tigersugar: 只差一分毫,夏日新鈴就緊貼著水輕輕的背。 連吃驚都來不及,水輕輕即將沾住水面的腳,被夏日新鈴迴旋一踢,正中左膝蓋裡側中央的委中穴。 大夫治療膝蓋痛會壓委中穴,但是夏日新鈴這麼重重的一踢,水輕輕如果真的全部接受,那痛苦的滋味一定大大不同。 水輕輕以腰為軸_ 緊急屈膝、小扭腰、跩臀,膝蓋外側髁與腓骨上端就凹出半個拳頭的空隙,夏日新鈴的腳勁就由此劃過。 ~~o(  ̄ ▽ ̄)o~~好ㄚ!o(  ̄ ▽ ̄)o!紅豆遊這打鬥寫得真流暢~~o(  ̄ ▽ ̄)o~~ (7/2010)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呵~~ tigersugar你說得偶老人家真真不好意思~~打鬥場面寫的時候是比較辛苦了一點~~但寫完都會連自己都覺得自己是天才...哪怕別人看起來是笨才~~呵呵呵呵呵呵呵!但有時候自己會覺得粉不好意思~~怕行家看到偶老人家自己會臉紅~~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tigersugar: 連點水面多處, 天空之大,夏日新鈴獨自飛翔。 像隻孤獨的白鷹。在尋找他的獵物-水輕輕。 煙霧盡散, 水面一點波痕也沒有。 ~~o(  ̄ ▽ ̄)o~~好ㄚ!動作寫得乾淨俐落~~o(  ̄ ▽ ̄)o~~ (7/2010) [Reply]
紅豆遊: 謝謝~~真不好意思!呵呵呵! (7/2010) [Reply]
tigersugar: 無數人頭鑽動,其中有一個人就特別的美麗,無論多少人夾雜在裡面,你就是會第一眼看到她。讓人不能不看到她。 一襲粉嫩桔薄紗、輕衫裙,外披長紗罩。 高聳的雲鬢金步搖、鵝蛋臉、水潤潤的皮膚、窈窕身材優雅有緻,陽光灑在她的臉頰~紅通通的。 就像水蜜桃的姑娘。 是單桑織兒,二少主的愛人,水輕輕的頭號情敵。 水輕輕慕然回首,看了一眼….. 氣血翻騰,胸口一悶…. 。(═﹏═||| )。。單桑織兒這麼美。(═﹏═||| )。。 (7/2010) [Reply]
紅豆遊: 對!單桑織兒就是這麼美~~ 讓情敵水輕輕一看就氣得吐血~呵呵呵! (7/2010)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