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紅豆遊小說_ 夏日新鈴第一章
(Publish Date: 2010-6-30 1:48am, Total Visits: 1488,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7)

 

封面人物:水無垢

 

第一章    夏日新鈴


烈日下艷陽天,曬得皮膚都在哈水。

這種天氣,沒有人想出門。

但例外的這個人卻很怪異。

兩匹白馬一輛無人駕駛的拖板車,板車不裝護欄,原木板上躺著一個人,一個活生生的雪白衣裳的人。

車緣上插著一把劍,一把古銅色帶鞘的好劍,劍柄上繫了一個雪白包袱。

車行大道又過荒郊,眼看即將進大城鎮,那一個繫在劍柄上的雪白亮眼包袱依舊隨著車子搖搖擺擺盪呀盪。

這麼個養眼的包袱竟沒有偷兒要,通常只有兩個原因,不是這個區域的治安太棒就是這個車子的主人太強了。

『太強了』的意思就是沒有人惹得起。

夏日新鈴是個男生,是個看起來很像女孩子的男生。

夏日新鈴之所以會叫做夏日新鈴,是因為他爸爸姓夏,他媽媽姓新,所以他就叫夏日也叫新鈴,合起來就是夏

日新鈴。

沒有其他重要的因素,因為他們這一族的人從出生就都是這樣命名的。從父姓也從母姓。

夏日新鈴喜歡在很熱的天穿著雪白的衣裳,躺在原木板上睡大覺,而且還要令馬兒拖著到處逛。

據他告訴他的死黨好友水無垢說「這種搖搖晃晃的感覺,真好!」

於是水無垢就問他「怎麼好?」

夏日新鈴答道「很接近嬰兒睡在搖籃裡的純真世界。」

「是麼?既然要像嬰兒那樣純真,為什麼還掛著那麼一大口包袱吸引人犯罪?」水無垢又問。

「你說我是幹那一行的?」夏日新鈴反問水無垢。

「管錢的。」水無垢答。

「所以說我出門不帶錢要帶什麼?」夏日新鈴理所當然的說。

「難道那一大包是銀票?」水無垢真不敢相信的問下去。

「知道就好!」夏日新鈴眼睛眨也不眨的答。

水無垢再也問不下去了。的確,夏日新鈴出門一定要帶錢,不然自己出門每次伸手跟他要甚麼?

夏家是武林四大家族『水家』的分家,專管本家水府外的帳。

『夏家』的小當家就叫夏日新鈴。

所以不祇是水無垢的錢,夏日新鈴在管,夏日新鈴同時也管很多人的錢。

那一次的談話就這樣結束。

 

過了一些日子,當水無垢再碰到夏日新鈴,夏日新鈴依然若無其事的搖擺過日;一樣我行我素的掛包袱睡搖滾

覺。

水無垢忍不住又問「你這樣睡覺安全嗎?」

「安全得很!」夏日新鈴答。

「沒有人打你的主意?」水無垢不敢相信的問。

「沒有!大家只會打包袱的主意,不會打我的主意。」夏日新鈴笑著笑著就抿著嘴不笑了。

夏日新鈴這個慣性動作,還真像女孩子。

「大家是誰?」水無垢有所疑惑的問。

「人!」夏日新鈴答。

「人呢?」水無垢又問。

「不知道,都不見了!聽說都死光光了。而且聽說還都死得很難看。不過我不知道,因為我一直在睡覺。」

每一次搶匪死人,夏日新鈴都在睡覺,所以夏日新鈴當然都不知道,因為夏日新鈴睡死了,所以不知道。

很合理吧!水無垢當然不用再問。

以上所知道的,就是夏日新鈴的資料。

附註:夏日新鈴睡覺絕不能吵他,吵他就會有死人。

 

 

蝴蝶傻呼呼的飛

花兒看得醉了眼

誘人的花紅酒綠

望了忘了我是誰

『江山樓』的確是個消暑的好地方。

引高山的泉水,置於屋頂的集水槽,午時再打開水孔將水下放。流水沿屋簷汲汲而下。

單只是這景象,就讓人覺得花錢來這兒消費是對的。

夏日午後的樓園託濃蔭的照顧,流水清涼。

香噴噴的美人左右搖扇;冰鎮的薄酒爽口。

再想到這一段,胸口熾熱,渾身滾滾發燙,家變成一個特大蒸籠。傻瓜也在家裡坐不住了。

粉白的手,水晶剔透的筷子,夾一口如銀的粉絲放入我口搭在你舌頭,兩相好,慢慢的咬,讓人不想入非非_也

難。

真是物超所值的享受。

像這樣麼個炎熱的六月天,水無垢當然正在『江山樓』上消暑。

『江山樓』是棟二層樓房庭園式的建築。

一樓大廳空間採開放式,沿扶梯而上二樓,樓梯口也是一個二、三十坪的小廳,兩側則是_個別的隔間包廂。

樓梯口的小廳似乎有客人,因為珠簾是下垂著,所以裡面可以往外看,外面的人卻瞧不見裡面的狀況。

一樓大廳有各式各樣的大爺現在都很激動,看起來都很快樂。

本來就是呀!夏天嘛!屋子涼爽,酒是好喝,姑娘是漂亮。就算呆子也知道要趕著來消消暑。

當整個酒樓氣氛正嗨時,一樓卻起了大變化。

酒保也只簡單的說了一句話。竟然整個一樓,廳上的男人溜得快、美人閃得急。剎那間連杯盤桌椅都撤得一乾

二淨。

『江山樓』動員了所有的夥計,祇那麼片刻已將大廳打點得乾乾淨淨,廳內還用檀香淨過。

現在大廳,唯一放的是嶄新的一桌二椅,而且還正擺在廳的正中央。

想必這個時候,能坐上這兩張椅子的人,非人上人中的上人不可。

『江山樓』的八大片門板都拆了。

閒人迴避,一大批侍衛井然有序的內內外外排列兩行。叮叮噹噹的環珮聲,一起雕花大轎就這麼抬進大廳,駐

進大廳裡。

一十六位身材佼健扶轎的宮裝侍女快速前行兩位,掀開簾子,濃鬱的茉莉花香霎時散佈著整個大廳。

縷空鑄花鑲金長約五吋的指甲套,露在寬袖外,使侍女扶著,雲鬢高聳黑髮披肩直下長垂及地。

上百隻的薄細金步搖插在結鬢上,金紗外套鮮紅內衣,乳溝微現,看得出來,兩條腿也是修長的。

下裳的八片裙,繫滿數十碧玉環節。環環節節相扣,碰撞成音。

標緻的身材,金色的薄紗遮罩,使唇以上的臉逞若隱若現,像鮮血般的紅唇性感迷死人。令人想得要命,想親

一下才得痛快。

繡花鞋搖曳生姿,款步而行。慢而有節奏的步調使頭上的金步搖搭著身上的幾十個環扣碰奏出一種奇妙的音樂

音樂銷魂,好聽得不喝也在醉。

「噯!這樣奇特的大美人,當然不會憑空蹦出來。」輕快清甜的女生聲音透過珠簾,來自二樓小廳。

果然二樓的小廳是有客人的,而且居然還是女人。

「一定是那個有頭有臉人家的老婆。」珠簾後的這個聲音甜美,比先前那個較亮咬字也比較慢,但卻比較有勁
所以珠簾後座,不但是女人,至少還有兩個女人。

「而且一定是小老婆。」輕快的甜女聲說。

「因為大老婆通常都不懂得這樣的招搖。」慢慢的甜女聲說

「就像我這樣?」這是不同於前面兩人,也就是第三個女性的聲音。

「好可憐喔!你也別指著你的臉說嘛!」輕快的甜女聲說。

「你別這樣嘛!我們也不是說你。」慢慢的甜女聲附和著。

「你這種表情,就像我們在虐待你一樣。」輕快的甜女聲笑著說。

「好可愛喔!你這樣子好可愛喔!」慢慢的甜女聲也是笑著逗趣。

「哈哈哈!」

「嘿嘿嘿!」

二樓廳口的這一桌人說著、笑著很開心,既不迴避,講話一點也不保留和客氣。

一共有三個人,必定是三個大有來頭的女人。因為堂堂的『江山樓』不是任何男人都上得了,更何況是女人。
一般女人要上充滿粉味的『江山樓』,那簡直就不用談。

「對!我就是小老婆,那你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那個大老婆囉?」令人詫異的是一樓大美人講的第一句話竟然是

這樣的一句話。

「唉!」這一個是輕快的甜女聲。

「你幹嘛嘆氣?」慢慢的甜女聲問。

「沒事!沒事!只是覺得人家講話就是那麼好聽!」輕快的甜女聲說。

「你也可以這樣講啊!」慢慢甜甜女聲說。

「不要!這麼種濃鬱香醇庸懶得聽了連骨頭都酥脆掉的聲音我學不來。」輕快甜甜女聲說。

「噯!那也是沒辦法的。每個人天生所擁有的條件不同。」慢慢甜甜女聲說。

「也難怪人家是七王爺府七七七王爺公最寵的王妃。」輕快甜甜女聲說。

「果然不差!是傳說中的小老婆,架子才會這麼大,喝個下午茶連酒樓的門都拆了。」慢慢甜甜女聲說。

「哈哈哈!」

「嘿嘿嘿!」

原來這個小老婆還是當今王朝輩分最高七王爺公的小妃子『七王妃』。

「噯!一點兒也不好笑,我要怎麼個喝法是我的本事。也不乾你們的屁事….」七王妃似乎有那麼的輕輕蹙起眉

頭,再緩緩的說「不過這世上的大老婆,難道都像你這樣子帶人的嗎?」小老婆七王妃說。

美人就是不同,就算話講得不好。聽起來還是很酥,很舒服。

「ㄝ!怎麼?」這是珠簾內的第三個聲音,也就是被點名為大老婆的人。

「哼哼哼!」小老婆七王妃不悅了「老太婆自己躲在珠簾裡,放任兩個ㄚ頭咬人?」。

小老婆七王妃話剛落,珠簾就敞開。

二三十坪的小廳,竟然也只放一只梨花木雕的八角圓桌,三只梨木雕牡丹花椅。

桌上的冰鎮玫瑰花露,還在冒冷汗,十二道精緻的小點。象牙筷、珍珠杯。

顯然,這也是一桌不容輕侮的客人;一桌『江山樓』惹不起的客人。

『江山樓』的張老闆一雙眼睛擦得比衙門的名補快還雪亮。

客人來該坐哪一個位子,該拆哪一扇門,他比誰都清楚。用不著你吩咐。張老闆全自動幫你處理得好好的。

而且做得比你想像中還好。

因為張老闆有兩句至理名言『顧客的聲音就是萬佛的聲音』;『顧客有多少銀子我就變得有多大的力氣』。

雖然是三張梨木花雕椅,卻只有一個坐著的人。坐著的是一個眉清目秀,容顏嬌美的女人。

女人年紀也不大,大約二六七,漆黑絲質的對襟上衣,高腰束帶。下裳則是百摺及地長裙。

光光亮亮的盤髮,乾乾淨淨而又有點方型的素臉,皮膚粉潤。

一身英氣,優雅大方。笑看小老婆七王妃。這個人應該就是大老婆。

其實大老婆也不是誰的大老婆,大老婆甚至還是一個什麼人都還沒有嫁的女性。

大老婆之所以會被叫做大老婆只是因為她的職業。

大老婆是個專門捕捉官方懸賞獎金通輯犯,靠領取獎金為生的人。這一種人通常被稱為『賞金獵人』。

由於大老婆這個『賞金獵人』有三多

一:領的錢多

二:抓的人多

三:仇人也多

賞金通輯犯對她既恨又怕,所以私下就戲稱她為專管賞金通輯犯的大老婆。加上又沒有人知道她打哪裡來,要

往哪裡去?叫什麼名?姓什麼姓?所以大老婆就叫大老婆。

看到大老婆,就知道她那著名的兩個搭檔,就是背後這一左一右站著的兩個少女。

左邊的少女右手執筆,左手拿個本子,斜揹布帶袋。胸前揹帶上還縫了個小布半袋,塞了個珍珠為粒子碧玉做

框架的算盤。

身材高眺,比旁邊兩位高出五吋有,一件超高領,上翻的雪白上裳。低腰的粗布深水藍裙。看起來是健康、青

春、活潑又可愛。毫無疑問的這個應該是那個說話輕快甜甜的女孩。所有的『賞金通輯犯』都知道,她叫方丹

白鷺。

右邊的少女淡粉上衣水波領,也是低腰,配著粗布藍大寬褲。

肩膀扛了一把長五尺二的大佩劍,劍柄上卻裝飾著一個擠眉弄眼三尺大小的漂亮布娃娃。

少女一付溫溫純純乖巧的模樣,那這個應該是說起話來慢慢甜甜的女孩。所有的『賞金通輯犯』也都認識她,

她叫紅豆右圓。

人的特性,通常會寫在臉上的,不是嗎?

「哼!你還不是一樣在搞特權,充其量我只是多拆了八扇門,幾個門斗。看來這樣做還不夠,下次我要將整座

『江山樓』拆成涼亭才夠痛快!」小老婆七王妃抬頭看著台階上的小廳,心情不好得很,恨恨的說。

「有必要這樣嗎?我也只是按照這裡的規矩,用一雙腳走進來的。」大老婆笑著說。

「你今天說話怎麼這麼好怪怪的?」紅豆右圓說。

「對呀!難道這裡有人不是用腳走進來的?」方丹白鷺問。

「是呀!我也正悶著,七王妃怎麼看都像隻蜘蛛,用很多隻腳橫行進來的?」大老婆說。

小老婆七王妃金色的薄紗面罩無風自動,略為猶豫一下,小老婆七王妃似乎是試探性的開口。

「御詩染戀!」小老婆七王妃說。

「秦絲絲!」大老婆自自然然的回應。

可是當小老婆七王妃聽到這句話卻很不自然,像被說中了某樣不得了的秘密。

剎那,小老婆七王妃長衫飄飄、八片裙浮搖。

繼之,插在小老婆七王妃髮髻上的百隻金步搖與裙襬的數十環扣齊震,那種攝魂般的樂音再現。

樂音迷魂

夢幻呢喃

空氣裡傳遞著充滿茉莉花香的囈語

熱情蔓延

瘋狂挑逗

激情點燃著胸中的一把火悄悄升起

情慾打開了天窗的傾洩

點點滴滴深深沉沉流轉

愛戀交織溫柔慰語紛紛飛飛侵襲腦神經

有人陷入沉醉…….有人全身蹦緊………

時間似乎暫停______

 

 

 

『碰!』

『碰!』

『碰!』

夏日新鈴冒冒失失的衝進來。

其實今天就算在『江山樓』發生什麼事,都不足為奇。

夏日新鈴無視於大廳的緊張?夢幻?局面?一下下就衝過一樓,再接再厲的衝上二樓大梯。

可憐的樓梯被夏日新鈴踏得『碰!』『碰!』的ㄓ吱叫。

夏日新鈴還真寶,一直跑,跑過一樓,跑過樓梯,還會轉個彎的跑到整排包廂前 。

「喂!水無垢!你這隻大色狼!給我滾出來!」夏日新鈴除了把整棟樓踏得搖搖晃以外,也沒忘記,一面跑還

一面哇哇叫。

「我在這兒,你未免衝過頭了!」

包廂裡橫出一隻腳將夏日新鈴拌住,在夏日新鈴正要前撲時,又橫出一隻腳,硬是將夏日新鈴挾著。

「叫魂啊!」

水無垢的兩隻腳剛剛好夾住夏日新鈴往前衝的上身子 。

「咿?」水無垢心跳。

上心下身彷彿皆動,水無垢緊緊夾住夏日新鈴前胸貼後背的一雙腳,下意識的放鬆,多出一個拳頭寬。

緊接著水無垢不動聲色的將兩隻腳下移,框住夏日新鈴的腰。

整座『江山樓』經夏日新鈴這麼碰碰撞撞的鬧,所有的人早又神智清醒得很。

「放腳!大色狼!」夏日新鈴嚷嚷的。

水無垢還真配合,果然馬上把腳挪開。

「別亂跑!」水無垢看也沒看夏日新鈴,只是低聲的說。

夏日新鈴瞪著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水無垢。

夏日新鈴盯著水無垢的臉瞧,己幾乎到了鼻子貼鼻子的零距離。

看不出水無垢有什麼異樣,也不知道為什麼夏日新鈴舒了一口氣,但神情反而快速的抹過一絲失望。

水無垢的心相同的也舒了一口氣,不著痕跡的將「他?_她?」的感覺隱藏性的包裝起來。

『江山樓』的一樓大廳,那桌橫著大廳中央,小老婆七王妃還來不及坐下的嶄新桌椅 。桌子上趴了一個人,一

個身著華服的人。

這個人什麼時候進來,什麼時候趴在桌上沒有人註意到。

不過那不重要。因為重要的是小老婆七王妃很漂亮,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小老婆七王妃狠狠吸住。所以根本沒有

人去在乎『他是誰』?

夏日新鈴幾乎把整座樓踩翻掉。『碰碰』叫的破樓梯響聲超大,這個不被在乎的男人終於從桌上抬起了頭。

年輕人,昏昏沉沉的一張臉,趕著大白天睡覺,當然是晚上睡得不夠。所以相對的臉上的肌肉也是軟軟趴趴的

;臉色就是白中帶青,揉著眼。

「吃飯了嗎……」

「要回去了沒?」真是一個有氣無力的年輕人。

時間又恢復運轉,每個人又開始活躍了起來。

「配飾娃娃?阿月!」有氣無力的年輕人抬頭看到二樓梯口的紅豆右圓,剎那變得元氣十足,猛地站了起來。
「阿月!阿月!……」年輕人打翻坐椅,朝紅豆右圓奔去。


「王爺?」小老婆七王妃拉住由自己身邊直奔而過的年輕人。

「噗!原來你就是那個輩分奇高的七七七王爺公。」大老婆笑了。

「好神奇喔!是七王爺公本尊ㄝ!好年輕喔!」方丹白鷺張大著嘴巴叫。

「嗯!真神奇!看起來只有二十歲!」紅豆右圓一樣笑一樣驚訝的說。

這邊驚訝,那一邊七王爺被小老婆七王妃像老鷹抓小雞一樣由後衣領拎著,就是動也動不了。

「手拿開!」七王爺喝道。

「你?說我?」小老婆七王妃弄不清楚七王爺是不是真的在對自己說話。

因為七王爺打從認識自己那一天開始,就對自己百般縱容,從沒對自己大聲說過話。

小老婆七王妃不由自主的鬆了手。

七王爺整了一下衣冠,對著莫名其妙的紅豆右圓走了過去。

「你!」七王爺的手對著紅豆右圓指一指。

「我?」紅豆右圓反手指著自己。

「你那個….」

「我那個….ㄣ?」

「我是說你那個….」

「你是說我那個?….ㄣ?」

「劍!」

「劍?」

「就是你的劍!」

「是啊!這就是我的劍!」

「不是!那不是你的劍!」

「ㄝ?我的劍!不是我的劍!ㄝ?ㄝ?那是誰的劍?」

「皇甫追星的劍,你肩上扛的那隻劍。鑄劍士的名字叫皇甫追星,劍上的配飾娃娃是阿月。」

「王爺怎麼知道?」

「我小時候見過,這是皇甫追星六歲時在『冒險王國』扛著飄月公主的那把大鐵劍。那時候那是阿月的位置,

我們管叫坐在劍柄上的阿月為『配飾娃娃』!」

「原來如此!是這樣子的啊!」紅豆右圓摸著劍,若有所悟的說。

「告訴我劍的主人在哪裡?」七王爺問。

「不知道?」紅豆右圓答。

「求求你!」

從一開始就高高在上的七王爺,忽然迸出這樣不對稱的一句話。差點把紅豆右圓嚇呆掉。

「別這樣!別這樣!問我老大!」善良的紅豆右圓急了,指著自己身旁的大老婆說。

「七王爺真正要找的人應該是飄月公主是不是?」不等七王爺說,大老婆主動的問。

七王爺點點頭。

「我是真的不知道,不過他們應該也在這個江湖道上。」大老婆說。

「他們是誰?」七王爺問。

「他們是龍族的人____統稱為神龍寶寶。」大老婆說。

「你又是怎麼知道的?」七王爺又問。

「因為先前武林四大公子的水寒煙與他的愛妻水素衣身上中了『寫毒蟲』的毒,而『寫毒蟲』這種毒很難纏….

」方丹白鷺替代大老婆作答。
 
「放眼天下除了『醫神獨孤烈日』無人能解『寫毒蟲』的毒。」紅豆右圓接著說。

「現在水寒煙與水素衣身上的毒已解?」包廂外站著水無垢忍不住關心的問。

其實水無垢本來就約好大老婆今天在『江山樓』見面,為的就是打聽這件事。而大老婆也是為了這件事來的。
「是的!」大老婆答。

大老婆這一句話答給七王爺聽;同時也給水無垢一個安心。

七王爺聽完,略一思索。說:

「走!」即頭也不回的率先走人。

七王爺說走就走,隨行侍從一下子也撤光光。

小老婆七王妃最後當然是坐著轎子走的。

只是小老婆七王妃臨行時那深深的一眼,看得讓人亂不舒服的,雞皮肐瘩起不停。

小老婆七王妃是不是真的只是七王爺的小老婆?

那她的銷魂樂曲又是怎麼一回事?

明明是武林催魂高手,為什麼又當什的七王妃?

那秦絲絲又是誰?

什麼又是御詩染戀?

謎?

 

(未完...待續~請收看第二章~紅豆遊說:寫得不好不好意思寫得不好...呵呵呵呵呵呵~~)

 



[Total Users: 18]

I want to comment on it

1

Display: 1 - 7 of 7, Total Pages: 1

zippy : 這麼棒的作品,轉發到樂韻書香去吧豆豆!等妳喔~! 呵呵!! (2010/7) [Reply]
紅豆遊: 謝謝zippy~ 偶老人家會去摸摸門路~ 努力試試看! 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ilmare747 : 我也要坐沙發,下次讓我也搶搶看^_____^ (2010/6) [Reply]
紅豆遊: ilmare747 ~要坐沙發快點喔~~ 第二章發佈了喔~~呵呵呵呵呵呵呵~~ (6/2010) [Reply]
ilmare747: 小弟我來遲了*^_^*夏日新鈴第二章連板凳都沒坐到..=..=好!小弟今天起一定要多做做抖抖轉轉功,要在紅豆遊發佈第三章時搶沙發^__^ ! (7/2010) [Reply]
stendhal : 紅豆遊!第二章就看我的,我會來搶坐沙發^__^ (2010/6) [Reply]
紅豆遊: stendhal ~~要坐沙發就要快~~第二章上演了~~呵呵呵呵呵呵呵!! (6/2010) [Reply]
tigersugar : 紅豆遊終於願意把自己寫的小說po上來了~~o(  ̄ ▽ ̄)o~~o(  ̄ ▽ ̄)o~~這下可以一邊看著夏日新鈴的小說,一邊配著葉子先生的讀後文章一起讀了。哈哈哈! (2010/6) [Reply]
紅豆遊: 偶老人家寫得不好~~還請tigersugar多多指教~呵呵呵呵呵呵呵!! (6/2010) [Reply]
hanfengye : 这下可好了,原作品出台了,大家可以欣赏了,哈哈哈哈~ (2010/6) [Reply]
紅豆遊: 謝謝小子捧場~~以後還請繼續多多照顧~~呵呵呵呵呵呵~~ (6/2010) [Reply]
幸福鳥 : 有大場景耶~ 遊遊一出手.果然氣勢都出來了. 強 (2010/6)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呵呵~~ 鳥ㄦ!這個大場是角子和古鈿2002年畫的~~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紅咕貴-灰咕咕 : 耶~~~我終於搶到第一名了...哈...慢慢來欣賞..咕咕咕 (2010/6) [Reply]
紅豆遊: 女兒紅姑貴~~有空就加減看吧!雖然泥娘寫得不好~~但~好歹也是倪娘的作品喔~~呵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幸福鳥: 怎麼可能 我明明沒看見你妳你妳你. (6/2010) [Reply]
紅豆遊: 鳥ㄦ~~ 泥現在在那兒~~ 夏日新鈴第二章上了喔~~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紅咕貴-灰咕咕: 這就是有練抖功的成果....無事多抖抖..抖抖都無事..咕咕咕 (6/2010)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