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紅豆游小說_ 夏日新鈴第二章水衣衛
(Publish Date: 2010-6-30 11:52pm, Total Visits: 2091,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1)

 

 


第二章     水衣衛


『美邪神』水無垢是個美男子。

是個不容忽視像碗冷熱冰的美男子。

他就像頂著光環般的光芒四射。

只要他在你身邊,你就不能不刻意去註意到他的存在;你就不能不去感受到他的冰涼、熱力放射的雙重性格。

在戰技場上,他傲然、冷漠、無情、精準的揮出每一劍,像冰塊完美的結晶體。

卸下戰袍他玩世不恭,瘋狂多情王的勁兒,就算你是他的敵人,也要搖頭嘆氣的讚賞他。

他是那麼自然的讓你會去窩著他,愛他。

喜歡跟在他的後面,玩得瘋!

曾經有人這樣形容著『假如單衫織兒是個女人中的女人;那水無垢就是那個男人中的男人。』

要成為一個美麗的好女人,必須多情、浪漫、心思細膩、善解人意又良善又能幹又願意為他人付出和努力。

當然最重要的還要會撒嬌!

相對的一個擁有萬人迷的超人氣男子,除了要是個美男以外,絕對要擁有好人緣。

男人要有好人緣,千千萬萬個條件,都抵不上一個有錢的條件。

有錢男人的條件本來就很好。但如果不捨得花,噯!不用多久,就馬上被詛咒得變死人。

一個死人永遠也比不上一個活人,所以『好死不如歹活』這一句話才有得存在的價值。

但是花光財產的男人,馬上就會變成不可愛的笨男人。

所以當男人還是很難的。

 

人的潛力是無窮的,尤其是表現在所愛的事情上面。例如:吃、喝、玩、樂…等等的等等…如此的如此…一切

的一切……

這時候,人『本體韌性』更是超強的發揮到天下無敵。

『江山樓』夥計找來幾支大柱子撐住門面,又在空盪盪的門上掛上幾幅繡花大布簾。桌椅尚未置妥。已經又擠

滿一大廳的客人。

除了二樓,老闆說『今天二樓不營業,所以不賣酒』。

二樓不營業,並不表示二樓沒有人。

不賣酒,也並不表示沒有酒喝。

酒樓裡沒有酒喝,那就跟美人沒有粉可以抹一樣的令人鬧憋扭。

二樓水無垢坐的包廂,掀起布簾子,出來了六個大美人。

兩個執扇、兩個持酒、兩個端杯。

喝酒配清涼是很重要的,所以要美人『執扇』邊喝酒邊扇風,本來就是嘛!夏天啊____

喝酒當然要有酒,所以有人持酒、倒酒也是很重要的事,更重要的是,倒酒的如果是美人,酒會更清涼。本來

就是嘛!夏天啊____

喝酒就是要有酒伴,所以有人端杯陪喝是很重要的。當然,如果幫忙喝酒的是美人,這酒更加潤口了。本來就

是嘛!夏天啊____

都是夏天惹的禍。

「果然就是不一樣!」夏日新鈴發出感嘆的聲音。

「嗯?」水無垢又不知道夏日新鈴有什麼新玩意兒。

「你這六個笑咪咪的大美人,隨便挑一個,都比得上小老婆那一十六個使女。」夏日新鈴說。

「胡說!一個人再怎麼強的兩隻手,怎麼能比得上十六個人的三十二隻手。」水無垢明明知道夏日新鈴想說什

麼,卻故意模糊焦點。

當然啦 !小老婆七王妃擅長用長相平凡的侍女,來凸顯自己獨特的美;水無垢卻被亮麗光鮮的美人,襯托得更

帥。

「少裝蒜了!你知道的!」夏日新鈴用手肘撞了一下水無垢。

『用手肘撞了一下』這個動作,往日裡夏日新鈴和水無垢常常在玩。

已經撞過千百次的兩人遊戲,不知怎地,水無垢今日裡竟然會不自在的想閃一下。

「咦!」夏日新鈴發覺了「這裡面有你喜歡的人?」

「說什麼!你?」水無垢說。

「不然你閃呀閃什的?怕人看見?」夏日新鈴索性雙手抓著水無垢的手臂,狠命的搖晃。還給他個轉來轉去的

當玩具。

「你少粗魯了!」這一次水無垢不再避開。

「我就是這樣,你又要怎樣!」夏日新鈴蠻橫的說。

「女____」水無垢住嘴。

「嗯?」夏日新鈴懷疑。

「你___長大了。」水無垢改口。

「你?弄錯了。最近我一直這麼大。」夏日新鈴辯解。

「喔!腳?不準….」水無垢低下頭,看著自己一雙腳。

「ㄚ!腳?我腳掌長大了?」夏日新鈴有點霧煞煞「沒有沒有,我一直都穿這個尺寸。」

當然,夏日新鈴也趕緊低下頭,看著自己一雙腳。

當水無垢夏日新鈴通通在研究著腳…..

紅豆右圓和方丹白鷺走過來,雙雙對望。

「果然傳說中的沒有錯!」方丹白鷺一付慎重的模樣,對紅豆右圓說。

「傳說什麼?」紅豆右圓不懂。

「美邪神水無垢是個美男子。」方丹白鷺說。

「眼睛長在臉上,誰看了會不知道。」紅豆右圓笑了。

紅豆右圓的答法,就好像是說『就算是瞎子沒看見也聽說過』。

「不但女人愛,連男人也愛。」方丹白鷺壓低嗓子,粉神秘的。

「果然很有人緣。」紅豆右圓也壓著聲音說。

「粉搶手的喔!」方丹白鷺把嗓音降的更低。

「嗯!粉搶手」紅豆右圓也很配合,使聲音更低了。

「這兩個?真是好姊妹呀!」夏日新鈴看得搖頭。

方丹白鷺和紅豆右圓真是一對寶。說是裝得神秘兮兮的,但每一個字卻使得夏日新鈴、水無垢聽得清清楚楚。
「很速配_報八卦。」水無垢聽得頭痛。

「ㄝ!難道不是這樣子嗎?」方丹白鷺驚訝不解的問。

講『八卦』就怕人家不知道,知道了就好辦。

「我們有錯嗎?」紅豆右圓配合著表情無辜的問。

「對!你們就是錯了!」夏日新鈴拉著水無垢。將自己的手,把勾著水無垢的手彎裡。

「對!我們是對哥倆好!」好笑的是水無垢也這樣講。

「這兩個人真是一個鼻孔出氣。是不是?」紅豆右圓掉過頭,對著方丹白鷺一本正經的說。

「嗯__很可疑!」很正點的說。

方丹白鷺上唇咬下唇,點頭、附和、懷疑。

「我們是一個鼻孔出氣?那你們就是同一個屁股放屁囉!」夏日新鈴不甘示弱的扯開來。

「好臭!」

「好臭!」

「厲害非凡!」

「搞笑的功力太好了,崇拜!崇拜!」

紅豆右圓搖手,方丹白鷺掩著鼻子搖頭。兩邊都笑彎了腰。

這四個人本來就是好朋友,只是好久不見,緊張的情勢過後,故意逗鬥口__解壓。


黃昏、夕陽、漏窗。

天色近赤,另一個時間開始。

大老婆帶著她那兩個搭檔,神氣活現的走了。

所謂『神氣活現』就是威風得不可一世,簡直看不順眼。

『江山樓』上上下下,所謂『上』就是『老闆』;『下』就是『夥計』。一步一人列隊歡送。

更過分的是連樓梯,一階一個美人。層層階階排滿平日難得一見的『江山美人』也來相送。

「真不怕樓梯塌掉。」夏日新鈴不得不說。

「果然有大老婆的架勢!」水無垢倚著廳柱,雙手環胸。看熱鬧。

「這個國家,好像就只有這麼一個『賞金獵人』,如此歡送未免也太誇張了罷!」夏日新鈴認為有話直說,心

情會比較暢快。

「其實這個國家的『賞金獵人』很多,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偏偏所有人的光彩都被這三個人搶光了。」水無垢說

「現在這棟『江山樓』已經是名符其實的危樓,還敢動這麼大人氣,未免太風光了罷!」夏日新鈴斜眼說真話

「讓我來猜猜看你現在的感受__嗯?是三分羨慕?七分忌妒?」水無垢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

現在夏日新鈴和水無垢就移坐在二樓梯口的這個小廳上。理由是夏日新鈴一向不喜歡包廂內的小格局。

反正夏日新鈴想要怎麼樣,水無垢不會有什麼意見。因為水無垢想做的事,早就做了。

「等一下小少爺要走時,我也可以給小少爺如此歡送一下。」『江山樓』的老闆_『江老闆』送走大老婆,得意

洋洋的回到樓上來。

傳聞『江山樓』的江老闆也不姓江,只是因為他是『江山樓』的老闆,所以大家都叫他『江老闆』。

其實『江老闆』姓不姓江,一點也不重要,開酒樓的只要酒好喝、美人夠漂亮、環境舒適。其他都無關緊要。

「折壽啊!我不要!」小少爺是夏日新鈴。夏日、新鈴兩家的小少爺。

「『江山樓』已經變成危樓,虧你這隻老狐狸還笑得出來?」水無垢問。

「莫非這隻老狐狸向誰摳了整修費?」夏日新鈴懷疑。

「七王妃實在很漂亮,每個人都看呆了,多虧小少爺那一來,把大家驚醒。多謝!敬小少爺一杯!」江老闆手

執白玉杯,舉杯邀酒。

問的和答的是兩回事,對話的內容似乎有點出入。江老闆分明是顧左右而言他。

「少來了老狐狸!這麼開心?說!這次是誰出的整修費」夏日新鈴不領情。繼續問。

水無垢旁觀,心想:『這兩隻是半斤八兩,真是挺登對的大小狐狸』。

江老闆無意告知整修費的事;就像的夏日新鈴故意隱藏破壞小老婆迷魂樂的真相。

這兩人正在做同一種事__不願讓人知道自己某件事,然而卻又喜歡互相揭著對方的神秘面紗的事。

「小少爺!」江老闆又舉杯敬酒。

「叫魂啊!」夏日新鈴兇他,不甩。

「嗯!」水無垢笑,江老闆要夏日新鈴承認救人這種事很難;就像夏日新鈴永遠也不會承認,睡夢中殺了多少

擾亂他睡眠的搶匪。

同樣的夏日新鈴永遠也沒辦法由江老闆的口中套出七王爺給了多少修補費,讓他那麼痛快。還有誰是江老闆?

當江老闆不姓江又姓什麼?

這世上,大部分的人不會告訴你事實的真相,聰明的人永遠知道『事實的真相』永遠在自己的腳底。

水無垢看著夏日新鈴的側臉,夏日新鈴鼓動腮幫子,正努力的跟江老闆拌嘴。

「看!看什麼!」夏日新鈴百忙中回頭瞪水無垢。

「奇怪?這個人老是在陽光下睡覺,臉皮怎麼還是這麼嫩?」水無垢一語雙關。

「我皮嫩?你呢?皮厚!」明明在罵人,夏日新鈴的臉卻自己先通血的紅了起來。

「唉!再也看不下去了,你們兩個大男人竟然打情罵俏著起來。」江老闆就想離席而去。

「要走就走,你少找藉口。」水無垢笑。

「嗃!這個人說到錢,簡直就像____活剝皮?」夏日新鈴對『活剝皮』三字,還特別拉了個長音。

江老闆已推開的椅子不知道為什麼,又被腳揣倒。

「好端端的椅子幹嘛跌倒?」夏日新鈴笑得不懷好意。

「真是失禮、失禮!」江老闆又回座,趕緊舉杯,道歉。

「還真是有鬼啊!江老闆!」夏日新鈴還在賊賊的笑。

「女、女、女笑什麼?」江老闆說。

夏日新鈴瞪著眼,笑容像閃電,急逝。

秘密宛若深裹灰濛濛織紗

駐在翻騰漩渦裡不斷搖滾

點名道及提起是與否要緊

本在乎身繫你心心悸你身

其實在這個世上,你來我往的。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那麼一點點的秘密,何必太在乎呢!

「我不斷的在賺錢裝修這棟房子,所以嚴格講起來,我不像經營酒樓的,倒像在搞房屋裝修業的。」仰頭一口

飲盡一杯酒,江老闆自我嘲諷。

夏日新鈴終於放江老闆走了。

「秦絲絲是誰?」夾了一口螞蟻上樹往嘴巴塞,夏日新鈴一張嘴巴兩種用途邊吃邊問。

「不知道!」水無垢心不在焉的答,因為水無垢的心正忙著想心事。

「那剛剛你怎麼不問大老婆?」夏日新鈴將一大粒的水晶凍做一口吞。水晶凍是甜的,還是冰品。

這是夏日新鈴吃飯的習慣,一口鹹一口甜。鹹的是熱菜,甜的是冰品。冷熱交加『鹹甜配』。

水無垢管教夏日新鈴的這種吃法為『夏新氏鹹甜配』。

「問了又怎樣?」水無垢說。

「白問?」夏日新鈴現在又換第二種吃法『夏新氏冷熱交織法』半甜半鹹拌成一口吞。

「大老婆不想說的事,你休想問。」水無垢一直看著夏日新鈴吃東西,這幾年他一直在等,等哪一天夏日新鈴

吃得膩。


「硬是問了?」夏日新鈴問。

「大老婆翻臉的速度比翻書還快。」水無垢說。

「翻臉?好了不起!」夏日新鈴說。

「是很了不起,大老婆一翻臉,她那雙白嫩嫩的手還放在背後。可是她那兩個形影不離的小嘍囉,一個早已用

劍指著你的胸口;一個會用筆抵著你頸背動脈。」水無垢說。

「你看過大老婆的手?」夏日新鈴總算由食物堆中抬起頭來。

「沒有!看過的就不是人。」水無垢說。

「不是人又是什麼?」夏日新鈴問。

「鬼!」水無垢說。

「有那麼嚴重嗎?」夏日新鈴問。

「嚴不嚴重就看你有幾顆腦袋而定。」水無垢笑著說。

這問題就此打住。


打從一開始談話,水無垢就不怎麼專心。


因為水無垢的心一直都被一件事所牽掛。『一個是不是真的存在?還是不存在?』的胸部。


水無垢真的有一股衝動,想一口氣剝開夏日新鈴那雪白的衣裳『看看她那衣裳內,藏的是哪一種胸部?』。


「ㄝ!別嚇人!你那是什麼樣的眼神?」夏日新鈴用筷子指著水無垢問。


「什麼眼神?」水無垢嘴上回答的和心上想的是不相乾的兩回事。

「好色的眼神,喔!知道了!莫非你還在惦念剛剛那些美人兒?」夏日新鈴用瞧不起的眼神不屑的盯著水無垢

瞧。

大概在夏日新鈴的眼裡,水無垢充其量也不過是隻好色的少年狼。

「不談這些,你為什麼來?」水無垢問。

「我上酒樓,當然是喝酒吃菜來。」夏日新鈴繼續吃。

「說的也是…..」水無垢知道夏日新鈴又不實話實說了。

夏日新鈴現在已進入『亂吃法』的境界。

所謂『亂吃法』就是不管什麼,只要是食物抓來就往嘴裡放、肚子吞。

夏日新鈴拼命的吃,水無垢靜靜的喝著酒配著心事。

因為水無垢知道,夏日新鈴是撐不了多久的。

果然……

「好啦!看在你那麼想知道的份上,告訴你實話。」夏日新鈴說。

風吹簾動

酒香飄浮

水無垢並不需要做多餘的會話,以夏日新鈴的個性,等自己再喝兩杯酒,她自己就會把話吐光光。

「你姓水!」夏日新鈴問。

「嗯!」

夏日新鈴說的簡直是廢話,水無垢不姓水姓什麼。

「你是水府本家的人?」夏日新鈴又問。

「嗯!」

「那麼你一定認識十衣衛__美邪神大爺嗎?」夏日新鈴再問。

「嗯!」水無垢差一點坐不住,心裡想美邪神什麼時候變大爺了。

水無垢知道,當夏日新鈴用很認真的眼神告訴你『一定認識某某某』時,不用懷疑『某某某』你就一定要去『

認識』。

「你去__」夏日新鈴用請求的眼神。

「幹什麼?」水無垢幾乎要從椅子上跳起來。

「去請求十衣衛美邪神大爺收養我。」這是夏日新鈴今天找水無垢的真正意思。

『碰!』

這下子跌斷椅子的腳,驕傲的夏日新鈴要去當十衣衛美邪神的養子。水無垢從椅子上跌下來。

「果然『壞事臨頭』…鬼才相信這小子找我會有好事。」水無垢雙手交叉在胸前,乾脆坐在地板上。

「起來!別耍賴。說去就去!」夏日新鈴站起來,雙手叉腰,舉起腳就往水無垢的帥帥臉踢過去。

「暴力女____」水無垢側過臉龐,閃過夏日新鈴正面踢來的一腳。

「你說什麼?」夏日新鈴的第二腿接連而至。

「我說你__暴力!」坐姿不改,水無垢就靠上半身前傾後仰,像鐘擺般的擺動來閃過夏日新鈴不斷攻擊過來,

迅如閃電的連環踢。

「廢話少說,還不快去去去!」夏日新鈴的腿上更加勁,動作更靈活了。

「夠了!今天的運動量這樣就夠了。」水無垢挺直上半身子,隨手抓,就這麼的把夏日新鈴的兩隻腳一左一右

放架在自己的肩膀上。

「啊!」腳被抓,身體失去平衡後仰,為了防止下跌,夏日新鈴反手撐著地板。

「好奇怪的請求!」水無垢兩隻手就撘在夏日新鈴的兩個腳踝。伸長著脖子晃來晃去,下巴緊貼著夏日新鈴的

腳踝摩摩擦擦的。

「有什麼好奇怪,你不懂就不要亂說!」雙手反撐著的夏日新鈴和坐在地板上的水無垢兩人的眼睛正好可以正

視對望。

不過比起水無垢夏日新鈴是辛苦了一點,因為他必須抬起頭。

「你
你是要參加水府本家衣衛的考試,才需要請人認養。這一點我是很清楚的啦。可是…..」水無垢真的很想笑。

「對呀!就算我再厲害,也只是分家的人,依據老祖宗訂下的規矩,我必須讓本家師父認養才能當衣衛。」夏

日新鈴將兩隻撐著地板的手縮起來。交叉放置於頭下。

「奇怪!本家的師父你認識那麼多,為什麼偏偏要選一個你既不認識也沒照過面的『十衣衛美邪神』?」水無

垢問。

「ㄝ!你怎麼知道我不認識『十大爺』,又怎麼認定我和『十大爺』沒照過面?」夏日新鈴以手做枕自得其樂

的身體上上下下懸空擺著玩。

聽到夏日新鈴稱美邪神為『十大爺』要不是硬屏住氣,水無垢可能會將隔夜的酒都噴出來。

水無垢不敢說話,怕自己會笑歪腰。

果然沒人回應,夏日新鈴就會自己作答。

「沒錯!我是沒見過『十大爺』不過我這兒有一張關於描述『十大爺』的手抄絹,你看!」夏日新鈴伸手從懷

裡摸出一張又黃又皺的手捲,寶貝兮兮的用雙手輕輕撫平,吹口真氣傳送給腳下的水無垢。

手抄絹平平緩緩的飛到水無垢的手上,水無垢放開夏日新鈴的腳,夏日新鈴趁勢跳起來。

手抄絹上密密麻麻的字是這樣寫的


『在水府

論美麗,則非十衣衛,美邪神莫屬。

男人是應該英俊的,男人是不該美麗的。美麗的男人不但要女人的命,同時也會要男人的命。

美邪神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既被男人愛,也是個被女人愛得要命的男人。

其實,一個人只要被冠上美邪神的封號。不美麗也難,但最重要的是性格,那介於善惡間的性格。

美邪神認為「人性」是邪惡的,世間唯有「水」是最純淨無邪的。唯有用水,才能洗刷心靈上一切的污穢。

月白色束帶,隨意攏著飄逸的長髮,外罩冰冷銀河灰半套式鎧甲,內著漆黑勁裝。黑色冰冷的長手套、黑色冰

冷的長靴。腰配黑色的「淨水劍」。

美邪神倚劍立於水上荷花。

明朗的日光下,他那美麗而毫無暇疵的臉,看不出喜怒哀樂的表相。

就像一個鬼斧神刀的石匠,精雕細琢了一座雕塑,而忘了加上心情一樣。

「水是最純淨無邪的,不能容許破壞,制度也是一樣。」

這就是美邪神說的話。』


「怎麼樣?」

水無垢回頭就看到夏日新鈴那張笑吟吟的臉。

「什麼怎麼樣?」水無垢問。

「『十大爺』夠資格當我的收養人吧!」夏日新鈴問。

在水府『收養人』其實就是武技養成師父。不論男女統稱養父。

「就憑這一張手抄絹上這些?」水無垢再問。

「ㄣ!很棒吧!我的『十大爺』粉正點吧!」夏日新鈴點頭。

「真的被你打敗了!看得真想暈倒。」水無垢真的有種無力感。

「別這樣,等『十大爺』正式認養了我以後,你可不能忌妒喔!」夏日新鈴純真的笑容,說明了這真是一個美

夢的開始。

「搞什麼,還是個小孩子!我問你,你可知道美邪神的年齡有多大、是個怎樣的人?」水無垢開始有點頭痛起

來。

「看這張手抄絹都這麼的皺又這麼黃,一定已經流傳很久,大約幾十歲也有了吧!」夏日新鈴越說越興奮。

其實夏日新鈴這樣想也不一定對,因為又黃又皺的紙捲,說不定是因為太多人讀、太多人摸的關係。

「不過不要緊,年齡不是問題,我也是個乖小孩,只要他還沒死,都好辦。」,夏日新鈴說得就好像美邪神已

經是他的養父一樣。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還有什麼話說。」水無垢的頭是越來越痛。

「ㄚ!你也認為我們很速配!」夏日新鈴心情很嗨。

「我認了!」水無垢頭痛得不得了。

「你認了?沒用的。呵呵呵!又不是要你當我的養父。緊張什麼,不過你也別吃醋嘛!」夏日新鈴開心的吃吃

的笑。

「我認了也等於他認了。」水無垢有氣無力說。

「為什麼?」夏日新鈴一點也不了解的問。

「唉!你就別管為什麼。反正就從現在起,你已經算是那傢夥的養子。」水無垢不願再多作解釋。

「不行!這件事對我關係很大,我非要你交代個清楚不可。」夏日新鈴蠻橫的說。

水無垢不再坑聲。

當水無垢不再說話的時候就表示真的不說話。

但是夏日新鈴就是夏日新鈴。

夏日新鈴還是有辦法的

「好!有種你就不說。我就跟著你喝、跟著你睡、跟著你泡女人!」夏日新鈴大聲吆喝著。

「天壓下來的!算我怕了你,告訴你那傢夥是我比兄弟還親的好哥兒。所以我說的話還比那傢夥親口承諾來得

有效,這樣好了嗎?你滿意了嗎?」叨不過夏日新鈴水無垢說。

「不好!不滿意!」夏日新鈴神情激動的大叫。

「又為什麼?」水無垢不解。

「因為除了我以外,你怎麼可以跟別人更好,虧我還為了你,不怕被小老婆逮著,拼命的鬧。原來你除了我以

外還跟別人那麼要好,那我這麼拼著命,不就變成了傻蛋。」夏日新鈴幾乎要哭了。

夏日新鈴的理由,讓水無垢真的啼笑皆非。

「怎麼可以這樣說,那你當了那傢夥的養子以後,跟他的關係就比較親,這樣我也會吃醋的。」水無垢裝得神

情沮喪,拍拍夏日新鈴的肩膀。

「是嗎?那這樣好啦!我跟十大爺和跟你都好一半一半的,好嗎?」一看水無垢的表情,夏日新鈴不安的說。

「好吧!就這麼說定!不能反悔喔!」水無垢說。

「嗯!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夏日新鈴鼓著拳頭說。

「這樣的大丈夫嗎?」水無垢輕聲自語。

「什麼?」夏日新鈴沒聽見。

「我答應那傢夥收你當養子,你也要回報我一件事。」水無垢說。

「咦!還是條件交換,我就知道你這麼吝嗇。連舉手之勞都要回報。」夏日新鈴眉毛、鼻子一起皺著說。

「要還是不要可隨你!一點也不勉強。」水無垢捉挾的笑著說。

「好啦!好啦!小氣鬼!」水無垢都這麼說,夏日新鈴當然會答應。

夏日新鈴心想:自己的養父還沒見著,萬一水無垢反悔自己不就虧大了。無論什麼事,還是先答應的好。

「跟我跑一下七王府,我們去追七王妃。」水無垢說。

「啊____色鬼,莫非你喜歡上那個騷包妃?」夏日新鈴大叫。

夏日新鈴叫的實在太誇張、太大聲啦!

一樓霎時靜了起來,因為大家都聽見了 。

「看來喜歡那個騷包的人,是整個廳子的人,不止你一個,真不好意思!」

夏日新鈴說完,就穿窗而去。

「真沒禮教的傢夥__」

「養父啊?呵呵呵!也不錯….

「小孩子的教養這麼差….以後當養父的可真辛苦,要好好的管教、管教才行。」

笑著看夏日新鈴的背影,水無垢一隻手直搓著下巴,還啐啐唸著。

 

未完...待續...還請來看不成熟寫得不好的紅豆遊小說~不好意思...呵呵呵呵呵呵呵~~~

 


[Total Users: 24]

I want to comment on it

1

Display: 1 - 8 of 8, Total Pages: 1

liqun : 红豆姐的人气就是好啊!主要是人好O(∩_∩)O哈哈~ (2010/7) [Reply]
紅豆遊: liqun ~謝謝你的光臨~~以後還請多多指教~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碎叶城外 : 过来看新作。。。第一图有点神似那个「請賜予我葛雷堡的神奇力量吧,讓我變成神力女超人」 呵呵 (2010/7)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 謝謝城主~如果你沒過來~偶老人家也打算過去拉你過來看~~呵呵呵!以偶老人家的年齡寫的小說~土味十足~~呵呵呵~瞧瞧也蠻好玩的吧! 呵呵呵~插圖是偶們工作室古鈿畫的~~ 「請賜予我葛雷堡的神奇力量吧,讓我變成神力女超人」偶老人家沒看過~有空城主找一張讓偶老人家瞧瞧好不好呢? 呵呵呵呵呵呵 ~期待中! (7/2010) [Reply]
紅咕貴-灰咕咕 : 原來轉功沒有抖功來的勵害..搶不到頭等沙發...咕咕咕..慢慢欣賞..咕咕咕 (2010/7)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 女兒紅咕貴~~轉功雖然不怎麼斗功的怎麼樣~~但~~奉勸泥~~撥個空將泥娘的小說看一看吧!不然~~再接下去越積越泥多~~泥就越掰不下去囉~~~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hanfengye : 哈哈哈哈~我不知道水无垢还有一个名字,叫水衣卫。哈哈哈哈哈~汗颜! (2010/7) [Reply]
紅豆遊: 抱歉啦~~小子!水家是武林四大家族之ㄧ的武林大家族~保護水家武功最高的有十個護衛~ 這十個人通通都叫水衣衛~而名次由第一個叫首座以外~其餘依名次排列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而美邪神水無垢是十衣衛~~呵呵呵呵呵~~就醬~~~呵呵呵~~不好意思~小子!讓泥小子陪偶老人家玩這個~~呵呵呵呵呵喔~謝謝你阿!小子! (7/2010) [Reply]
ilmare747 : 秘密宛若深裹灰濛濛織紗, 駐在翻騰漩渦裡不斷搖滾。 點名道及提起是與否要緊, 本在乎身繫你心心悸你身。。 ^_____^ 紅豆遊寫小說,隨時隨地隨景隨氣氛。。都會跑出這樣的詩句來。。 (2010/7)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 不是什麼詩句啦~~ilmare747~~ 偶老人家只是隨手寫來啦~~過過境的!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ilmare747: 哈!小弟這一次沒有坐到沙發,下次應當更加努力! (7/2010) [Reply]
紅豆遊: ilmare747~加油吧!第三章已經po上來了~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tigersugar : 這是夏日新鈴吃飯的習慣,一口鹹一口甜。鹹的是熱菜,甜的是冰品。冷熱交加『鹹甜配』。 來試試看『夏新氏鹹甜配』~~o(  ̄ ▽ ̄)o~~o(  ̄ ▽ ̄)o~~o(  ̄ ▽ ̄)o~~ (2010/7) [Reply]
紅豆遊: 試過了嗎?tigersugar~~其實老實跟泥說~一口鹹配一口甜~這是偶老人家最喜歡的吃法啊~~呵呵呵呵呵呵~~偶老人家喜歡吃甜點~所以一吃飯都會迫不及待的將甜的鹹的通通端上桌...吃的時候心中粉急...怕吃鹹的吃飽沒吃到甜點~~ 這樣會對不起甜品~~所以就這樣一口甜一口鹹的吃起來囉~~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tigersugar: 別忘了~也吃吃這個..=..= 夏日新鈴現在又換第二種吃法『夏新氏冷熱交織法』半甜半鹹拌成一口吞。 ..=..=難道小說媽媽紅豆遊都是這樣吃東西的嗎?存疑*^_^* (7/2010) [Reply]
紅豆遊: tigersugar~~其實這應該還說是屏東發展出來的~屏東有粉出名的燒冷冰~一碗甜品是熱的~ 上頭剉冰在上頭~~就這麼吃~~寫夏日新鈴那一年的夏天~~偶們常常組團去屏東吃燒冷冰啦~~秘密喔~~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stendhal : 哇!沙發完了,搶了板凳再慢慢看文說話~噗! (2010/7)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呵~~小師妹!坐著板凳講話粉不錯吧~~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stendhal: 傳聞『江山樓』的江老闆也不姓江,只是因為他是『江山樓』的老闆,所以大家都叫他『江老闆』。。 ^__^ 。。跟現代網路環境很像。。。。 其實『江老闆』姓不姓江,一點也不重要,開酒樓的只要酒好喝、美人夠漂亮、環境舒適。其他都無關緊要。。 ^__^ 。。噗!超現實的。。。。 (7/2010)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呵~~是ㄚ! 某個小子看偶老人家的小說~最不服氣的是偶老人家的這一點~~呵呵呵呵呵呵~那個小子都認為偶老人家超現實的~~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幸福鳥 : 坐沙發 咯咯咯咯咯咯 (2010/7) [Reply]
紅豆遊: 恭喜鳥ㄦ榮登沙發寶座~~呵呵呵呵呵!!感恩喔!捧場喔!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stendhal: 我還在看文,你就飛進來了..=..= (7/2010) [Reply]
幸福鳥: 沒辦法. 常常沙發變板凳. 還是先做沙發再翹著二郎腿慢慢瞧嘍~ 咯咯咯咯咯 (7/2010)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