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紅豆游小說_ 夏日新鈴第三章秦絲絲是公主
(Publish Date: 2010-7-3 3:38am, Total Visits: 837,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2)

 

 

第三章    秦絲絲是公主


『城市山林』

是一種緊緊俟著大府宅的大園。

一種有錢人為了滿足享樂慾望而自己營造的私園。

這種既擁有城市物質奢侈享受又保有山林自然風景逸趣的園子,通常佔地都很大。
 
園內會設有宴客廳、聚友堂、小住的別院、戲台、書房、畫齋、遊樂區、花圃、水榭、亭台、樓閣、小湖、山林………

教人三天三夜走不完。

如果有心的主人,為防惡寇,再佈點小陣。那保證會讓人如誤蹈迷宮般,就算用十天半月也走不出來。

七王爺的小王妃現在就住在一座像這種迷宮的私園裡渡假。

這座私園迷宮就叫『大月園』。

 

「想探七王妃的底,就要潛進『大月園』。」

「傷腦筋『大月圓』這麼大,哪裡才能找到七王妃?」

「該不會我們還沒見到七王妃,就掛在那座迷宮裡。」

「所以必須找一個可以堂堂皇皇的進入『大月園』的理由。」

「這樣還不夠,還要能夠大大方方的住在『大月園』裡面。」

「而且還是喜歡住幾天就住幾天。」

「這樣也還不夠,還要加上能在裡面搖搖擺擺的走來走去。」

「想去哪裡就去哪裡、自由自在、翻東翻西還要很受歡迎。」

「這樣要求未免太過火了,你當『大月園』是你家。」

「那就營造一個家的條件吧。」

「好吧!那就這麼辦!」

「你說要怎麼辦?」

「人是英雄,錢是膽!」

「我懂了,叫錢去辦事。」

「這樣子做就對了。」

水無垢和夏日新鈴就靠這樣一推一敲的研擬模式,將雜亂無章的事理出個頭緒。

「辦法有千千萬萬個,真的好辦法也只有這麼個!」舒了一口氣,水無垢有時候還真的崇拜自己。

「看來我還是挺聰明的,真想摸摸自己的頭稱讚自己一下。」夏日新鈴的心情實在好到不行了,就像小孩子要去參加冒險旅遊般的興奮。

「事情決定後,就要趕快付諸行動。」水無垢笑的很稱心。

「當然ㄛ!像『大月園』這麼舒適的渡假山莊只有傻瓜才會不去!」夏日新鈴因過度興奮,臉都紅通通的,典型個快樂的小朋友。

「有時候我都懷疑你幾歲了,是不是適合做這種事?」水無垢說。

「別懷疑!別懷疑!我已經十七!」夏日新鈴捲著舌,裝老的說。

 

人生的無奈有時都是自己製造的,像『七七七王爺公』就是一個最顯明的例子。

『七七七王爺公』簡稱『七王爺』。

之所以會在王爺後面加個『公』字,並不祇因為他是公的,這個『公』字與性別無關,而是他的輩分實在太強了。

 『七王爺』是皇帝的叔叔,當今皇朝最老的年輕人。也是一個挺不幸的年輕人。

『七王爺』由於生得太晚,他老爸(老牌七王爺公)在七十七歲的時候才生下他,所以名叫七七,加上繼承七王爺職銜,所以又叫七七七。

七七七是獨子,肩負沉重的傳宗接代大任。因而七七七小王爺公一生淒慘的命運就此開始。

『七王爺』七歲的時候就開始相親,十三歲的時候娶了『連踢踢』國的『連焍焍公主』接著再接再厲的娶了幾個小妃子,然後就拼命的生孩子。

年紀輕輕一十八『七王爺』就擁有十七個孩子。

所以『七王爺』真的快不行啦!

『誰說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我的一年怎麼只有一天,這一天都在床上。』

『別人的一生都說是多採多姿,我的一生好像就只為生孩子?』七王爺開始有了這樣的疑問

『就算我不再生孩子,人群也不會至此消失,人類也不會為我而滅絕』。

『七王爺』自以為想通了,為了尋找他的青春、自由,他離開了京城的家。

但是馬還是改不了吃草;豬哥就是豬哥;好色的人就叫色鬼。所以『七王爺』的色癮又犯了。

再怎麼說『琉璃』實在太惹人愛。

『琉璃』的美沒有看過的人不知道,看過的人就明瞭。

看過琉璃不愛琉璃的男人連自己都會覺得有罪,簡直就不是男人。七王爺是個男人,而且還是個標準的大色鬼男人。

所以七王爺愛琉璃愛得最醉。

『琉璃』也就搖身一變,成為現在的『小老婆七王妃』。

可是當七王爺娶了琉璃以後,從此是不是就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答案__不是的!慘啊!從此過著水深火熱性的生活。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七王爺累了!

可憐的七王爺年紀輕輕一十八拖著一付空空盪盪殘缺破爛的軀體。

「噯?再也撐不下去了!」七王爺嘆息著說。

現在七王爺最想要的是一個『白色清純的浪漫』。

『白色清純的浪漫』?騙人!說穿了還不是有錢又有權加上又太閒的七王爺豬哥癮又犯啦!

「想要談個不一樣的戀愛」這個念頭一直在腦海裡打轉,所以七王爺現在偷偷的跑出來,隨手抓根雞腿當點心,獨個兒走在『大月園』的山林小道上『溜人』。

『ㄉㄡ』『ㄉㄡ』『ㄉㄡ』

「這林霧的水還真多,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掉。」由樹上掉下的水滴,一滴滴的滴在七王爺的大雞腿上。

「怎麼這雞腿有這麼香嗎?連水滴都迷戀的往它上面掉?」七王爺低頭看雞腿,水滴還會黏黏的由樹上往下牽絲。

「真離奇!」七王爺忍不住抬頭往樹上瞧。

『ㄆ一ㄤˋ!』

這一看不打緊,竟然由樹上掉下一個軟綿綿的重物,不偏不倚的砸在七王爺頭頂上。

七王爺被砸得暈頭轉向的雞腿脫手而出,雙腳一軟跌坐於地。

軟綿綿的重物飛快彈起,接住那個被拋上空的雞腿,然後忽而下挫。

『碰!』的再一次,七王爺來不及調整姿勢,還未坐好的身體又被軟綿綿的重物狠狠的咂一下。

七王爺再也挨不住地,就這麼樣的軟了腳躺了下來。

「請問這個我可以吃嗎?」小小的聲音帶著羞怯的說。

有個女孩這樣問,聲音好好聽喔!

七王爺張開眼睛就看到一個可愛得不得了、清純到不行了的女生,跨坐在自己的身上。

面對面的看,現在流口水的可是七王爺。

七王爺看直了眼,腦袋嗡嗡作響,舌頭剎那間打了成千上萬個結,好一下子轉不出半句話來。

女孩歪了歪臉蛋似乎再度做徵詢。

「可__可以!妳吃妳吃妳吃!」七王爺說話了。

本來嘛!『豬哥牌』又不是掛假的,復原能力是很強的。

不知道雞腿好吃,還是女孩很餓,只幾口整隻雞腿就只剩雞骨頭。

「好神奇喔!原來雞腿也可以這麼好吃!」七王爺驚嘆著。

單只是看就覺得好滿足。常常大魚大肉、山珍海味的自己,幾乎已忘記美食的滋味。

「謝謝!」女孩連一點雞骨頭也不放棄一面啃一面伸出舌頭一面舔著手指頭還一面忙著道謝。

「你不用吃得那麼省,只要妳吃得下,再多雞腿我也有。」七王爺覺得單是看著女孩的吃,就很值得。

「給我再多雞腿我也是這樣吃,這是對雞的感恩,因為雞既然已經犧牲了它的生命,當然對於它貢獻出來的每一寸骨肉都不能浪費。我想這是身為每一隻食物雞的心願。」女孩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

「怎麼有這種事?從來沒有人如此告訴我。那隻雞腿能讓你這樣享受著吃,真幸福!」七王爺聽傻了,打從內心的羨慕那隻雞腿。

「ㄣ!你說得對!就算雞腿也要讓人吃得幸福。」女孩嫣然一笑。

女孩的笑若一朵紅暈,爆裂出燦爛飛花。

飛花柔波吟吟盈盈推送,濛濛七王爺的心,愛像蜜汁甜甜的黏上了心。

跨坐自己身上的女孩,笑鉤著自個兒身上的魂魄。七王爺還真的三魂七魄不安魂的都被鉤走,在女孩的笑中 ___昏了過去。

只是七王爺昏過去時一直想著女孩。

當然七王爺醒來時已經沒有了女孩。

現在七王爺茶不思飯不想的也是為了那個女孩。

七王爺生了一種不吃不喝不睡不說話的痴呆病。

所以『大月園』來了一排排看病的醫生。

 

白雲連綿萬里晴

有風微涼好太陽

這天,兩個揹著醫箱的醫者被請入了『大月園』。

七王爺親自接見他們,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們開了一帖很上道的藥__一隻大雞腿。

多日不吃不喝的七王爺腰上少了一圈圈大肥肉,臉上掉了兩陀肉,臉部線條整個銳利顯明,反而還原了他原本的俊模樣。

「相傳王爺中暑了。」醫生說。

「是的!前幾天不小心在相思林裏暈倒的。」七王爺答著。

「王妃知道?」醫生說。

「唉!就是王妃不知道才叫中暑。」七王爺說。

「七王爺很無奈喔!」醫生旁邊的助手問。

看了小助手一眼,給了一個白眼。

無端的收了一個白眼,夏日新鈴真想不高興,醫生則輕輕的碰碰他。

醫生就是水無垢,醫生的小助手就是夏日新鈴。

水無垢、夏日新鈴和七王爺先前在『江山樓』見過面。

「我們見過?」七王爺問。

「那不是重點!」水無垢和夏日新鈴一點也不在乎七王爺是不是認得他。只要七王爺還是色鬼、還存有色心,眷戀著『少女』他們就有機會。

「有道理!有道理!說吧!」七王爺頻頻點頭。

「什麼?」水無垢和夏日新鈴故作不解。

「你們的條件!」七王爺說。

「好!七王爺夠爽快!」水無垢稱讚著。

「給我們在『大月園』裡住幾天。」夏日新鈴說。

「好!」七王爺眉頭皺也不皺一下的說。

「要住幾天就住幾天,還可以到處觀光。」夏日新鈴又說。

「好!」七王爺痛快的說。

「奇怪!王爺好奇怪喔?。」夏日新鈴看著水無垢,直喊奇怪。

「怎麼答應得這麼快!」水無垢接著說。

「『大月園』就是為了要給人娛樂而建設的,你們是人,所以不用客氣的自由活動吧!」七王爺又說。

「王爺一點都不懷疑我們有所企圖?」夏日新鈴笑問。

「我們是條件交換,各取所需,懷疑也是多餘。」七王爺也笑著說。

「怎麼是這樣?王爺很豪爽嘛!怎麼可以跟我們想像中的不一樣。」夏日新鈴叫著。

「怎麼?玩不下去了?」水無垢笑看夏日新鈴的煩惱。

「要你管!說起來好像是我一個人的事。」夏日新鈴不高興了。

「來吧!『大月園』裡有三十六個樓閣小院,隨便你們挑一個住。」七王爺說。

「這麼快就可以住進來?王爺似乎還忘了一件粉重要的事。」夏日新鈴提醒著說。

「王爺還沒問我要怎麼醫病的事。」水無垢說。

「不急!不急!你們不用介意、不用介意!儘管住下,這檔事兒我隨時可以問。」七王爺很自信。

「王爺不怕我們跑掉。」夏日新鈴說。

「我?又不是怕大的。再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七王爺笑吟吟。

「王爺怎麼說?」夏日新鈴有興趣的問。

「不管跑的是水無垢或夏、新兩家的獨子夏日新鈴,我只管找你們本家北之水府要人就對了。」七王爺笑得挺賊的。

「哪說按ㄋㄟ?怎麼有這麼既便宜又大方的好事,原來七王爺是隻粉有道行的老狐狸。」夏日新鈴吹了一口氣,一付了了的模樣。

「看吧!就說叫你換個行頭,你都懶,這下一眼就被看穿,怪得了誰?」水無垢笑拍夏日新鈴的肩膀。

「不要!誰叫你要我扮妹妹啊!你這隻大色狼。」夏日新鈴大罵。

「唉!一聽到妹妹我就渾身無力,淚漣漣啊!」真七王爺還真的雙淚垂的說。

「原來色狼也是人!色狼也有值得同情的時候。」夏日新鈴很新鮮的看著七王爺做研究。

「看來你的眼睛小如蠶豆,虧你整天還色狼、色狼的叫個不停,難道不知道色狼也有等級的差別。」水無垢抱著胸,嘲笑著夏日新鈴。

「ㄝ?色狼就色狼還要分那麼多幹嘛?不嫌麻煩。」夏日新鈴白著眼。

「有!而且這其中牽涉到的學問還挺大的。」水無垢一付弔兒郎噹的模樣。

「你!好像懂得很多?」夏日新鈴揪著水無垢瞧。

「豈敢、豈敢!一點點啦!至少我還分辨得出肢體色狼和語言色郎的差別。」水無垢笑得很曖昧。

「你們還真是標準的無差別動物,難道你們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喜歡和愛?」夏日新鈴氣憤的說。

「那又怎麼樣?喜歡還不是做那一回事;不喜歡還不是做那一回事。這與愛無關。要不是這樣,全世界的人都餓死掉。」這樣說的水無垢,不知道是想糗七王爺,還是想氣死夏日新鈴。

夏日新鈴的氣漲得一張白臉一陣青一陣紅的。

「你們還真的既放肆又膽大!」七王爺沉著音調說話。

「嘿嘿嘿還!不及七王爺。」夏日新鈴捉挾的說。

「嗯?」七王爺一下子還弄不清楚夏日新鈴的意思。

「他的意思是王爺不是真的想治我們的罪而讓七王妃……」水無垢笑指夏日新鈴說。

「萬一七王妃召見學生問:『王爺害的病是相思還是中暑』?」夏日新鈴模仿七王妃濃濃的語調嗲嗲的說。

「那時候…請問王爺喜歡學生怎麼答?」接住夏日新鈴的話尾巴,水無垢賊裡賊氣的說。

「哈哈哈!名聞天下的北之水府用這一招,還真是爛招。」七王爺大笑。

「的確有夠爛。」水無垢承認。

「爛招一籮筐。」夏日新鈴點頭同意。

 

 

 


二更天

月過紅頭杉 一彎明月在旅行

浮動人群氾濫溫情 交付荒涼保管的夜

從傳說落到現在 夢精靈織造搜魂幽靈與月同步旅行

失魂的霧問茫茫然的燈 懷念中的睡眠有否在傳說中失落

這種事我哪管得著 路燈不知道 閉上眼睛說瞎話 大地漆黑

三更天

夏日新鈴 水無垢相約『冰寫樓』

在『大月圓』裡『冰寫樓』只是一間獨棟的兩層小樓房,如果不談特殊,它是毫不起眼。


但『冰寫樓』卻是王宮貴族夏季的最愛。炎熱的六月天,住在『冰寫樓』裡會使你從頭涼到底。

今夜,七王爺的小老婆七王妃就住在這裡。

要到『冰寫樓』就必須先進入一片杉林樹海,樹海內唯一一條筆直大道直通一座岩石碉堡。

『冰寫樓』就藏在岩石碉堡的肚子裡面;岩石碉堡則是藏在一座山的肚子裡面;山則藏在樹海的肚子裡面。

碉堡只有一個門,進到碉堡內,空空曠曠的堡裡,除了正中央的一座二層樓,就什麼都沒有。

這座二層樓,就是『冰寫樓』。

『冰寫樓』的寶貝就在於冰。

冰像一個防護罩,籠罩著『冰寫樓』形成一層薄薄的外殼,終年不掉。


深藏於層層防護中,進入『冰寫樓』的唯一通道又是重重關卡,再進到裡面又如何__是光禿禿的一片。就連一隻小蜜蜂在裡面飛『嗡嗡』的聲音都會變得像打雷聲一樣大;小蜜蜂的身影也會像巨獸一樣,無所遁形一瞧就到。

所以夏日新鈴和水無垢才會各走各的、各憑本事。相約「今夜三更『冰寫樓』見」。

夏日新鈴說:「我膽子很小,不敢三更半夜走小路,只好找個伴。」

夏日新鈴送了一張圖和幾句話給七王爺,所以七王爺就和夏日新鈴結伴,二更出發,披星戴月走大道過杉木林,三更準時,到達『冰寫樓』。

『冰寫樓』是七王爺的資產,七王爺到『冰寫樓』本就天經地義的事,七王爺要守衛不說,守衛就不說。

本來嘛!主人的家,主人要來就來,要走就走,要不說就不說。所以七王爺走了,留下夏日新鈴,守衛當然什麼都不說。

夏日新鈴就像一層薄冰,頭下腳上倒栽著緊貼在二樓窗簷下。

『ㄕㄨㄚ!』

格窗忽然打開,還好夏日新鈴頭縮得快,不然就得人被打下、頭上長包、加上暴露形藏。

「哪一個要死的。」夏日新鈴心裡詛咒著。

窗內伸出一隻手,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一個高個兒的白衣侍女,順著樓梯溜下去。

「水無垢?」雖然是驚鴻一瞥,眼尖的夏日新鈴一看就知道那個差點要自己命的侍女是___水無垢。

「討厭!」水無垢果然依約三更到,只是他這打招呼的方式未免太令人受不了。

「唉噯噯!這隻大色狼不知道又在哪個女人身上犧牲了多少色相,扒來了這身衣服?」

夏日新鈴喃喃的唸,冷不防……

「你想知道?」

水無垢的一張脂粉大花臉就貼著自己一張素淨的小白臉。

夏日新鈴被嚇得魂差點兒飛掉,張大了嘴巴。

水無垢的右手神速的繞過夏日新鈴的肩背,右掌適時的堵住夏日新鈴的大嘴。

水無垢與夏日新鈴就這麼的叭在一塊的倒掛在窗口。

水無垢與夏日新鈴兩人一色白,掛在『冰寫樓』本就透明白的外牆薄冰上,遠觀也不覺得有異。

被水無垢推開的窗子本就在樓梯邊,從窗口由外往內瞧,視線極點是一座木炕,座上有人,座前有人伺候。

夜半本就無人,所以私語特別聽得見。

「映綵嬤嬤!王爺來過?」這是七王妃的聲音,不過比起那天聽到的,少了滴嗲聲,多了權威性。

「是的!宮主!」回應的是沙啞的婦人聲音。

「真是奇怪的事,看來是七王妃,怎麼叫宮主?」夏日新鈴的聲音小到只有叭在自己身上的水無垢才聽得見。

「不知道是哪個宮主還是公主?」不知道水無垢是對著夏日新鈴的耳朵說話還是對著夏日新鈴的耳朵吹氣。

反正都一樣,夏日新鈴就是覺得挺不爽的。不但耳朵癢,臉頰也在癢,心裡更是恨得牙癢癢。

靜靜的室內,兩人都沒有說話。

「有話也不快說,真是欠扁。」夏日新鈴很不高興,倒掛著的身上又被水無垢叭著,弄得渾身上下搔搔癢癢的,沒有一吋正常的地方。夏日新鈴真是高興不起來。


「哪有當間諜這麼好混的。」水無垢說話又惹得夏日新鈴心煩氣大。

「你__皮癢啊?」夏日新鈴臉紅氣粗的答。

幸好這時候室內的七王妃又說話,不然掛在外面這兩人就要搞內鬥啦。

「王爺呢?」

「回宮主,又走了。」

「嗯_____?」

「是的!宮主!王爺走了。」

「怎麼說?」

「是的!王爺三更天一進入『冰寫樓』,回頭馬上又走。」

「你看見?」

「不!聽說的。」

「王爺怎麼來的?」

「宮主!王爺是獨個兒來的。」

「嗯__?」

室內一片靜。七王妃似乎正在思考。

「映綵嬤嬤!不是絲絲說你…今夜你太大意了!」七王妃沉著聲音說。

『ㄉㄨㄥ』

映綵嬤嬤雙膝落地,下跪聲。

「宮主!」映綵嬤嬤悲叫。

屋內本來就不點燈,所以到底怎麼了,夏日新鈴和水無垢都不敢貿然造進。

水無垢看看夏日新鈴;夏日新鈴看看水無垢。


「絲絲?原來七王妃就是…..」夏日新鈴說。

「千毒宮?千毒宮主__秦絲絲!」水無垢答。

『ㄉㄡ』

一個小冰皰墜地。

「走!」水無垢迅速抱住夏日新鈴順著屋簷向後滑行,走後屋。

樓屋後有間小矮室,從唯一那扇六呎七吋高、二呎六吋寬的門進入,屋內除有一付家居木頭八腳桌長板凳椅子,就是空空的。桌上倒是有一個包袱。

水無垢背過身來,把包袱拋給夏日新鈴,面對小門。

「換衣服,趕著交班時間走」。

水無垢話還沒說完,就有人接著說

「走?哼!要看誰的本領大!」

說話的人是七王妃。

七王妃秦絲絲亮麗的身影斜斜倚在門口,堵住這屋子的唯一出口。

鵝黃色寬寬睡袍金絲繡花滾邊,黑髮披肩長垂至地柔亮如緞,沒有繁重的珮飾,只有一種就寢前獨特的風情。

美人就是美人,不管她叫什麼名字__是琉璃?小老婆?七王妃?還是千毒宮主秦絲絲?什麼時候看到她,她總是那麼美。

「這衣服還真難套。」夏日新鈴一邊套上守衛土棕色褲子,一邊啐啐唸。

夏日新鈴還真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水無垢叫她換衣服她就真的乖乖的在套衣服,好像七王妃的來不來與她無關。

 

未完~~待續...越刊越不好意思...呵呵呵..寫得不好...請多多包涵~~還請繼續收看第四章~呵呵呵!

 


[Total Users: 14]

I want to comment on it

1

Display: 1 - 5 of 5, Total Pages: 1

hanfengye : 我一定是没有座位了,那就站着吧。哈哈哈哈~ (2010/7)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呵~小子!謝謝捧場~~感恩喔~呵呵呵! (7/2010) [Reply]
tigersugar : 這麼熱的七月天,我也想住 『冰寫樓』~o(  ̄ ▽ ̄)o~ (2010/7)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呵呵呵~~tigersugar 說的也是~~大熱天滴~連偶老人家都想住進去冰寫樓~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tigersugar : 紅豆遊~ 請妳老人家也給小生我這樣一個機會~~~o(  ̄ ▽ ̄)o~~~賜給小生我一個雞腿女孩跟小生我這樣說話吧~~~o(  ̄ ▽ ̄)o~~~ 小生我會準備一隻雞腿當謝禮的~~~o(  ̄ ▽ ̄)o~~~ (2010/7) [Reply]
紅豆遊: ㄛ~呵呵呵呵呵呵~這樣好嗎?tigersugar!那個愛吃雞腿的女孩可是個胖嘟嘟的女孩喔~~ㄛ~呵呵! (7/2010) [Reply]
ilmare747 : 小弟我先坐上板凳!哈哈哈! (2010/7) [Reply]
紅豆遊: 謝謝捧場!呵呵呵! (7/2010) [Reply]
ilmare747: 紅豆遊寫時間。。好像在寫歌詞^_____^ 。。 二更天。。。。 月過紅頭杉   一彎明月在旅行 。。 浮動人群氾濫溫情 交付荒涼保管的夜。。 從傳說落到現在  夢精靈織造搜魂幽靈與月同步旅行。。 失魂的霧問茫茫然的燈  懷念中的睡眠有否在傳說中失落。。 這種事我哪管得著  路燈不知道  閉上眼睛說瞎話  大地漆黑。。。。 三更天。。^_____^。。 好! (7/2010) [Reply]
紅豆遊: 呵呵呵~好感謝你的心細!ilmare747~你稱讚得讓偶老人家好高興喔~~呵呵呵! (7/2010) [Reply]
stendhal : 噗^__^ 紅豆由週末發新帖~讓我做到沙發了^__^ (2010/7) [Reply]
紅豆遊: 恭喜噗噗榮登沙發寶座~~~呵呵呵呵呵呵! (7/2010) [Reply]
stendhal: 真是的~ 紅豆遊..=..= 看過琉璃不愛琉璃的男人連自己都會覺得有罪,簡直就不是男人。七王爺是個男人,而且還是個標準的大色鬼男人。 所以七王爺愛琉璃愛得最醉。..=..=三條線。(═﹏═||| )。。 (7/2010) [Reply]
紅豆遊: 啊~~對不起阿~~噗噗~ 呵呵呵!因為噗噗是女孩...所以看偶老人家這麼的寫...都三條線~~呵呵呵!可是~~噗噗!有個叫空茵的女生~~就是超欣賞七王爺~~還要求看七王爺當主角的小說續集喔~~呵呵呵! (7/2010) [Reply]